元旦假期,烟花和音乐成年轻人跨年标配。

马蜂窝大数据显示,2024元旦期间,“跨年烟花”、“跨年演唱会”热度大幅上涨187%和249%。
上海迪士尼的新年限定灯光秀和烟花向来是最受期待的跨年节目,尽管今年因天气原因临时取消了烟花安排,也不影响其问鼎“元旦景点热度榜”榜首。号称香港历年来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跨年倒数”烟花音乐汇演,助力维多利亚港一举冲进热门景点前三。
而在元旦假期之前,坚持多年的烟花爆竹“禁放令”,有望迎来松动。
据央视网等媒体报道,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向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7次会议报告2023年备案审查工作情况,并公布了多起备案审查典型案例。其中便提到“全面禁燃烟花爆竹不合法”这一案例。
该消息一经披露,便引发各界强烈反响,并迅速登顶各大社交平台热搜。如在微博上,该条热搜一直从去年12月26日持续到12月29日,可见热度之高。体察网友的呼声之后,非常多地方政策已经开始“松绑”。据澎湃新闻报道:原先全域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松绑了“禁燃令”。另外在数月前,在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备案审查工作中,广州市一些区制定的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规范性文件已被纠正,将全域“一刀切”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修改为划定禁止、限制燃放烟花爆竹区域。

图源:微博

事实上,我国是全球最大的花炮生产国,产量占到全球产量的90%,约占世界贸易量的80%。其中浏阳、醴陵、上栗、万载是花炮产业最集中的几个区域,约占我国花炮行业总产量80%以上。

随着2024年农历春节的临近,憋了几年的消费者燃放烟花的期待值达到了最高点,不管是抖音网红烟花“加特林”掀起的烟花热潮,或是网络上各类奇特的烟花玩法,烟花市场从未像此刻这样需要年轻人。

01、为了燃放,我开车100多公里

“您敢信吗?为了能够在2024年跨年夜顺利在洪河桥上燃放烟花,我开了100多公里,31号下午1点多就从家中出发。”来自河南省淮滨县,今年30岁孙伟对我们说道。

孙伟所提到的洪河桥位于安徽省阜南县和河南省淮滨县交界处的洪河桥镇,因当地允许燃放烟花爆竹,原本仅是一个农村贸易小镇,这两年却变成“网红打卡地”。

孙伟说,2023年春节前一个月,每天都有几千人来洪河桥上放烟花。且因河南不少地区为禁放区,来这里的10个年轻人中有7个是河南人,他们戏称“河南赚钱安徽花,为拉动安徽GDP做贡献”。

同时因目前情况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已经渗透到乡镇,主播直播+网友自发分享让这个小镇成为远近闻名的“烟花集散地”,挂着豫S、豫P车牌的年轻人甚至愿意驾车两三个小时来这里购买烟花并燃放。

随着洪河桥燃放烟花的年轻人不断增加,当地政府不得不临时在洪河桥镇上修建停车场、公共卫生间等设施。2023年除夕、初一这两天,洪河桥镇人流量达到高峰,当地烟花声一直持续到凌晨三四点。

今年跨年夜,因当地举办烟花展,叠加跨年人流,孙伟下午1点多出发后仍在路上堵了1个多小时、找停车位置又花了三四十分钟。

图源:抖音

洪河桥烟花市场的繁荣,让做烟花生意的小贩们赚得盆满钵满。烟花小贩张青告诉价值星球,今年跨年当晚卖烟花差不多赚了三四千元。去年刚刚爆火起来的前半个月,每天差不多能赚五六千元。后因摆摊小贩不断增多,以及烟花的进货价持续上涨,净利润暴跌到一千多元。去年春节前后的一个月,自己一共赚了六七万。

不仅仅是下沉市场年轻人对烟花如此执着,高线城市年轻人亦是如此。

携程发布的2024元旦假期旅游预订数据显示,2024年元旦主题公园门票预订量同比增长450%,上海迪士尼烟花秀、长沙世界之窗烟火秀、广州塔跨年灯光秀等均为热门之选。

除跨年、除夕这样的特殊节点,年轻人对烟花的迷恋同样出现在日常生活中。如去年10月1日,香港维多利亚港举行国庆烟花汇演。官方数据显示,9月29日至10月1日期间,内地入境访客平均每日达15.3万人次,10月1日晚有超43万人在维港两岸观赏烟花。

对于无法线下燃放烟花、观看烟花展的年轻人来说,“云烟花”也成了他们的最爱。今年跨年之夜,浏阳电视台在抖音举办了一场名为“浏阳烟花跨年许愿夜”的专场直播。数据显示,该场直播观看人数高达2357.5万人。

图源:抖音

年轻人对烟花的追捧,一方面让烟花成为社交平台“流量密码”。在抖音上、小红书上,关于烟花相关视频的点赞量、评论量、转发量相当可观。如抖音博主@MR-白冰一条关于烟花的视频,点赞量、转发量分别高达1652万、680万。

图源:抖音、小红书

另一方面也直接推动了烟花相关消费的上涨。

2023年2月以来,浏阳每周六晚在天空剧院、浏阳河城区段推出沉浸式焰火秀。据统计,每场焰火活动平均吸引超3万名游客,其中来自浏阳之外的游客占比95.06%,拉动文旅消费逾2000万元,并辐射带动乡村旅游和餐饮住宿业,形成“白天游乡村、晚上看焰火”的休闲模式。

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浏阳实现旅游产业收入149.8亿元,同比增长88.48%。特别是第10五届中国(浏阳)国际花炮文化节期间,烟花爆竹产业博览会吸引3.5万人次观展,交易额超过10亿元。

02、烟花不易冷

“愿所求皆所愿,2024年遇见更好的自己”,并配上几张烟花照片,这是刘娜跨年夜朋友圈的内容。
刘娜对我们说,对于跨年、春节这样的节点,总要借助烟花所带来的“仪式感”来和过去自己的告别吧。
除跨年、春节外,不管是在年轻人的升学宴、婚礼上,还是国内重大体育活动的开幕式中,均能看到烟花的身影。这种抉择的背后,与烟花传承千年的历史有关,也与本身所具有的仪式感有关。

图源:unsplash

孙伟表示,虽说儿时家中过年并不富裕,但燃放的烟花爆竹、亲戚之间互相走动,让这种不富裕的生活也增加了非常多乐趣,当时自己也特别渴望过年。

但现如今,自己愈发觉得过年无趣。过年期间不仅很少走亲戚,即使非要去亲戚家拜年也感觉像是送快递似的,把礼品放到亲戚家,简单寒暄几句就匆匆赶往另一家,一个上午甚至可以走完五六家亲戚。
社会学家费孝通曾指出,以血缘为纽带的宗族网络是维系中国农村社会和谐稳定的最重要的社会网络。相对固定的小圈子下,彼此之间的联系较为紧密,亲戚之间的联系也相对紧密。
丰子恺先生也指出,小时候真傻,竟然盼着长大。长大后,才知道成年才是最可怕的事儿。小的时候哭着哭着就笑了,长大后,笑着笑着就哭了。小时候,总盼望过年。长大后,却害怕过年。
或许“年”始终是那个年,但“年味”却淡了。
年轻人借助烟花回忆年味的背后,又何尝不是想要通过烟花找回那个曾经无忧无虑的孩童时代,找回曾经的自己呢?
正如日本伊坂幸太郎所说:“烟火带来的那种原始的畅快感,洗涤了在场所有人的疲惫与各种无意义的执着,让每个人都回到了最天真无邪的孩提时代。”

03、年轻人在玩一种很新的烟花

英国神经科学家丹尼尔·格莱泽指出,我们喜欢烟花的原因是它吓到了我们。
丹尼尔·格莱泽认为,烟花绽放的场景,激发了人体大脑中的杏仁核,它会使人感觉到更加恐惧。恐惧之下,人脑会本能地对风险进行预判。若预判成功,人脑会分泌让人感觉到兴奋的多巴胺。燃放烟花的过程往往十分短暂,几分钟甚至几秒钟一次的高频“爆炸”,会让大脑持续分泌多巴胺,持续让人感觉到兴奋。
对于内卷严重、困在996、房贷下的年轻人来说,燃放烟花或许是他们放下心中疲惫,追求内心片刻安静的最好方式。
而围绕年轻人的烟花需求和情感需求,烟花已经开始告别传统款式,开始围绕视觉冲击力和新奇特为研发方向。2023年在网络上爆火的烟花品种如“加特林”、狗屎运烟花、母鸡下蛋烟花等,不仅玩法新奇,还融入了“谐音梗”。

图源:视频号

传统的烟花爆竹,“听个响动后,就变成一片烟雾弥漫”,被认为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和附加值。

而近年来,烟花市场头部企业已经由过去的“卖产品”变为“卖创意”,开始向价值链上游延展。
消费者的需求也从“听响动”变为“看表演”,烟花产业正在被重新定义。“烟花+艺术”“烟花+文旅”等形式更符合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也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另外,“赛博烟花”也是近几年年轻消费人群中的新花样。
打开苹果App Store搜索“烟花”,可以搜到各式各样的烟花模拟器20余款,而在华为应用市场里类似的软件也有10余款。这些结合AR功能和3D声效的软件产品,对于“只想听个热闹,又不想在室外受冻”的年轻人来说已经足够。
还有一些专为年节准备的线上烟花燃放App,点击“放鞭炮”的按钮,屏幕上的鞭炮便会被点燃,手指上滑还能看到各色的烟花在屏幕上腾空而起,结合分享给好友送祝福的功能,便能满足基础的社交需求。
当问起孙伟,今年春节还会来洪河桥燃放烟花吗?他回答道,不仅自己会燃放,而且还会约上返城的朋友一起来燃放,毕竟除了燃放烟花,自己真不知道从哪里去找寻年味了。若是当地的燃放区域能进一步扩大,自己可能会购买一些更大、更漂亮的烟花,但又不知道这天是否会到来。
*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