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特斯邦威又卖楼了

美特斯邦威一度卖房、关店、裁员等节衣缩食过日子,尽管如此手头还是紧,这次又要卖楼回血了。

美邦服饰在12月4日发布公告,拟以现金交易方式向宁波雅戈尔服饰有限公司出售公司持有的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大科甲巷43号店铺,经双方协商敲定交易价格为6.8亿元。

图源:截自美邦服饰公告

此前,美特斯邦威于2022年10月底以1.9亿元的价格卖掉了武汉光谷世界城的一栋店铺;同年12月26日,以1.3亿元的价格卖掉了贵阳市中华中路的店铺;今年6月以3亿元的价格出售其位于沈阳的商铺。几次卖房累计获得超6亿资金。

另外,美特斯邦威卖楼的“接盘侠”均为雅戈尔,而这次的金额显然比之前的高非常多。

卖房盘活资产,美特斯邦威真是火烧眉毛了。今年三季度财报显示,美特斯邦威公司账上资金已不足1亿,短期借款、应付款却超过15亿元,负债率更是超过90%。

美邦服饰于2008年上市,巅峰时营收过百亿,门店超过5000家,市值一度高达390亿。而如今,公司营收急剧萎缩,门店关闭,市值缩水。

如今已时过境迁,截至发稿,美邦服饰市值仅为47.74亿。今年上半年,美邦服饰的店铺数量还在减少,直营门店仅剩26家,加盟店铺899家,店铺总数已经跌破千家大关。

值得注意的是,美特斯邦威方面称,将用售卖店铺物业的资金,布局战略发展落地。将转换为现金流储备,用于全域业务发展扩大所对应的供应链投入、生产投入的流动性资金准备,专注于更广阔的发展机遇,同时用资产变现的方式持续缩减负债。

而该公司所说的更广阔的发展机遇应该就是线上电商业务了。美邦方面称尽管转型遇到诸多困难,也没有就此放弃自救,今年其创始人周成建重新回归业务并深入内容电商领域。

目前情况该公司布局电商领域,战场主要还是在抖音。官方数据显示,美邦抖音官方旗舰店账号开通后仅3个月就实现91.9万粉丝积累;双十一期间天猫旗舰店实现环比增长269%。

另外,开播3个月,美特斯邦威在抖音官方旗舰店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尤其在10月中旬推出“中国鹅绒1995系列”鹅绒服,粉丝数量飙升至近百万,单场GMV达到300万以上。

创始人周成建表示会持续做“好产品”“好内容”“好体验”,不断学习持续成长,带着全面升级的美邦,重新回到消费者面前。

目前情况直播电商早已大行其道,刚刚入局的美特斯邦威似乎晚了点,能否成功转型电商回流资金,还需要等待时间的考察。

美特斯邦威被困在步行街里

事实上,作为“步行街之王”的美特斯邦威多年来一直在尝试转型,一直在努力却从未成功走出步行街。

美特斯邦威早早就在电商领域布局,在2010年美特斯邦威上线电商平台“邦购网”。此时正是阿里如日中天的时候,淘宝网刚推出团购网站聚划算、速卖通。

而美邦的“邦购网”当时也算是相当前卫的,消费者可以在实体店扫码消费,也能实现线下与线上的购物与退换货等功能。

上线第1年,邦购网上美邦单品牌成交量达到了3亿。尽管如此,邦购网仅坚持了一年左右就草草收场。

失败的其主要原因是其面临B2C等同类服装品牌的打压,再就是在供应链上没有做到与网站调性匹配,当时的供应链还不似今日的那么成熟。

再到2014年,美特斯邦威拿到《奇葩说》的总冠名;2015年4月份上线“有范”APP。随后,“有范”APP又相继拿下《奇葩说》第2季和第3季的冠名。

有范APP被定位为一款时尚搭配体验平台,在平台上用户可以将喜欢的衣物进行搭配拼接,作出有时尚感的图片,还能在平台上分享。用户的穿搭建议如果被人买单,便将获得相应的收入分成。

据介绍,在APP上获得专业造型师给出的穿搭建议后,消费者可以将造型师提供的建议一秒钟下单,仅需利用碎片化时间就能高效率的完成以往需要花费数十倍时间的购买动作。

这一模式相当于现在的社交电商模式,但有范APP最终也还是没能走通这条道,在2018年下线了。

图源:美邦人公众号

周成建曾希望,通过此款APP垂直整合资源,将公司从大规模开店广铺渠道的模式转向线上精准营销,以解决此前店铺成本过高、产品缺乏吸引力等问题。但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理想的方向前进。

总的来说,美特斯邦威一开始就没有找准发展电商的定位,同类型的服装品牌森马转做电商却得到了不错的成效。

目前情况,森马采取直营、加盟与联营相结合、线上与线下互补的多元化营销网络发展模式,已建立包括专卖店、商超百货、购物中心、奥特莱斯、电商、小程序等在内的线上线下全渠道零售体系。

截至2023年中报,森马电商收入约占整体收入的47%,电商业务均为公司直营。2022上半年,美邦线上营收占比首次超过30%,而森马的线上收入占比已经接近50%。

而周成建曾表示,这些年,美邦在购物中心、线上没有优势,反而做了“有范”、“邦购”这样的自有电商渠道,但从电商平台来说,要自己打造渠道是不现实的。

美邦执着于电商

美特斯邦威实现转型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但在布局电商这块美特斯邦威还是很执着的。

天眼查显示,今年7月,美邦服饰成立两家电商直播公司——杭州美特斯数字产业有限公司和浙江美特斯数字产业有限公司。

图源:截自天眼查

两家电商直播公司均由美邦服饰100%持股,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兼执行董事均为美邦服饰创始人周成建。经营范围涉及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互联网销售(除销售需要许可的商品);服装服饰批发;服装服饰零售;互联网直播技术服务等。

另外,美特斯邦威还在杭州成立电商总部,发展直播电商。依托抖音、天猫、视频号、小红书、快手等电商平台,从消费端需求入手,提高信息连接效率、降低交互成本。

虽说入局晚了点,但是直播电商也不是说走不通,拓宽一个新渠道相当于找到一个新的活路。

服装行业受到线上直播电商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入局直播电商后,美特斯邦威还需对品牌资源、供应资源套路整合,再通过直播赛道输出,看来还是比较可行的。再加上现在搭载国潮热的风口,相信能够改善营收状况。

另外,除了国内电商,美特斯邦威还转型开启跨境业务。2020年底,美特斯邦威创始人周成建之子胡周斌离开美邦,创立了快时尚出海品牌BloomChic,选择细分赛道大码女装。

图源:截自BloomChic官网

BloomChic仅成立两年,在2022年11月访问量已达180万,在社交媒体上的累计关注量也已经超过128万。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跨境电商领域,美邦服饰刚刚入场,竞争对手众多,能否扭转局面还需要市场和时间的考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