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大家熟知了一句话:“风浪越大,鱼越贵。”

过去一年的风浪确实很大,资本冷清、行业洗牌、巨头变革……但随着上市物流企业公布2023年度财报,我们发现实际情况可能与大家的体感温度不同:越来越多的企业在2023年实现了利润的大规模增长。

那么,是“鱼”贵了吗?

相信大多数物流人的感知不是这样的,货源端的不景气传导到运价与货量上,非常多物流企业连吃饱都难,更不要说吃好。

但相比于运价的波动,越来越多的企业盈利井喷,意味着大家开始适应存量时代,并找到了盈利密码。

扭亏为盈、利润翻倍

2023年赚翻了

“增收不增利”的怪圈被打破。

随着上市物流企业陆续公布2023年度财务业绩,我们看到数字货运盈利了,快运网络盈利了,就连即时配送、生鲜电商都盈利了。

并且,对于那些早已实现盈利的企业,大家利润增长的速度要远超于营收增长的速度。比如,满帮2023年营收为84.4亿元,同比增长25.3%;非美国会计准则下实现净利润约28.0亿元,同比增长100.4%;中通快递2023年营收为384.2亿元,同比增长8.6%,调整后净利润90.06亿元,同比增长32.3%。

这一定程度上也表明,越来越多的物流细分市场开始告别“价格战”,形成一定的头部格局。企业开始在既有的业务范围内探索盈利密码。

不同企业的盈利状态,也呈现出几个特点:

扭亏为盈

过去一年,一些亏损的行业开始陆续实现盈利,典型代表就是快运行业。加盟制快运龙头安能物流的组织变革,带领行业从货量规模驱动向品质利润驱动。根据其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23年,安能物流经营利润净额不少于5.65亿元。

这种策略牵引下,壹米滴答、百世快运等网络也开始放弃过去的货量路线,向利润靠齐并且在2023年实现了盈利。

当然,之前那些听起来很烧钱的市场,现在也开始扭亏。

即时配送领域,顺丰同城以不低于6000万元的净利润,成为行业第1家实现全年盈利的企业。生鲜电商更是经过多年资本扩张、格局演变后,叮咚买菜在2023年实现全年Non-GAAP净利润4540万元,成为行业内为数不多的盈利玩家。

翻倍增长

2023年还有一批上市物流公司,实现了利润翻倍增长。

满帮2023年非美国会计准则下净利润约28.0亿元,同比增长100.4%;归母净利润22.13亿,同比增长444.02%。在2022年扭亏的基础上,2023年满帮的盈利能力迅速放大。

京东物流也是在2022年实现扭亏,之后通过收并购、组织变革等方式,快速放大公司利润。2023年,京东物流调整后净利润27.61亿元,同比增加218.8%。

百亿巨头诞生

大多数物流企业估值还在百亿元级别摇摆时,有的企业利润已经接近百亿元。

根据中通快递2023年财报披露,其调整后净利润为90.06亿元。而根据此前顺丰集团公布的三季报数据来看,2023年其前三季度其归母净利润已经达到62.64亿元。

顺丰与中通,成为最会赚钱的快递公司。

盈利四部曲:

裁员、聚焦、规模、市占率

盈利能力放大的背后,反映着企业的护城河,还有企业的竞争策略。

资本驱动的时代,企业间的比拼可能是融资的速度。而过去几年的“黑天鹅事件”影响下,资本手中也没用余粮了,企业间的比拼就成了谁能渡过苦日子,并且还能过得好。

当然,对于过好苦日子,不同的企业有着不同的理解。

“广进计划”

电影《年会不能停》里,对于达成公司的利润指标,排在第1位的解决方案就是裁员,取于“财源广进”的谐音梗,裁员因此还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广进计划”。

事实上,京东物流收购德邦快递后,二者融合的过程中一直存在内部优化的现象。德邦的利润一定会成为京东物流的利润,但不是所有崔维星的兄弟,都能成为刘强东的兄弟。

不过,优化过程也讲究策略。从京东物流财报数据中来看,2022年其员工数量为39万人,2023年员工数量增加到了45.7万人。核心的变化是去掉了组织的臃肿部分,细化运营、市场和服务的颗粒度,增加了更多的运营、销售及市场人员。

壮士断腕

企业盈利的另一大手段就是业务聚焦。

典型的案例便是顺丰卖掉丰网。在此之前,快递行业里虽然顺丰做到营收最大,但多元化的投资长时间未见效,拖累了整体的盈利能力,2021年更是把王卫逼上股东会致歉。2021年之后,顺丰的盈利能力有所改善,但随着中通快递连续反超,压力再次给到了顺丰。

2023年,顺丰开始聚焦核心物流战略,坚持长期可持续健康发展的经营基调。聚焦主营业务、精益化资源规划和成本管控,顺丰盈利能力回归,顺丰同城的业务也开始在行业内实现率先盈利。

规模效应

快递、快运是典型的规模效应、网络效应的细分市场。随着中通快递业务迈入300亿票,安能物流业务在1200万吨,任何微小的成本改善放入规模中都会放大为企业的盈利能力,如今快递企业的成本优化以“厘”为单位,快运成本优化以“分”为单位。

这种颗粒度下,意味着在规模效应的背后,精细化运营的能力的提升要远远重要与规模的增长。

市场占有

平台型企业满帮、货拉拉等陆续进入盈利期,间接向市场传导出一个信号:市场地位就是话语权。

市场地位的一个维度是客户交易规模的放大。比如满帮平台上,2023年,其履约订单达1.6亿,同比增长33.4%;平均发货货主月活达213万,同比增长15.0%,履约活跃司机达到379万。

市场地位的另一个维度是收费模式的标准化。同城货运平台之前频繁被约谈,核心也是解决平台与个体司机抽佣比例的问题。过去,资本活跃的时代,抽佣比例往往是被各种补贴覆盖掉的;而随着市场进入寡头时代,补贴成为过去式,目前情况同城货运平台抽佣的比例基本标准化为10-15%左右。

整体看来,过去的2023年很难,但头部上市物流企业的利润水平大幅提升。当然,多数利润的背后是组织变革以及战略的收缩等大动作,能否可持续,还需要市场验证。

但至少,越来越多的头部公司摸到盈利密码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