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月18日,由运联智库主办的「运联年会:2024(第10一届)趋势与预测大会」在北京举行,会上,中国物流集团国际速递供应链董事长李勇昭进行了以《产业带规模化出海,供应链的新机会与增长路径》为主题的演讲。

在他看来,供应链管理就是运用一切的方法,让从头到尾的供应链过程变得更优化。

供应链可能都要有一个链主,链主是基于自己的优势和权利,没有这些当不了。供不应求时,谁手上有资源大家就都围着他转,供方是链主;供过于求时,谁能卖谁就说了算,需方是链主。现在就是供过于求的时代,需方手上就掌握了这样的链主权利。

权利被渠道整合以后,渠道就拿到了这个权利。二十年前可能是商超,十年前是平台,而最近两年比较火的就是跨境电商。供应链中掌握核心资源的,也能够当链主。

我们做不了链主,也一定要想办法靠近链主。越靠近链主就越能“沾光”,远离链主就可能被“牺牲”,处于供应链中的被动地位。最差的就是你没有被编到供应链里,那么你基本就被这个供应链淘汰了。供应链与供应链之间的竞争,大于企业和企业的竞争。

(中国物流集团国际速递供应链董事长 李勇昭)

以下为其现场演讲内容整理(有删减):

大家好,我来自中国物流集团。

中国物流集团是2021年12月6日重新组建的新企业,定位就是以综合物流为主业。既然是综合物流,就应该有物流行业里的各个细分,基于这样的出发点,中国物流集团成立了“国际速递供应链”这样的新公司,我就是这个新公司的创建者之一。

会议给我的题目是“产业带规模化出海,供应链的新机会与增长路径”,但我加上一个副标题“产业集聚区的转型升级与其产品的供应链优化”。

新格局都有哪些重大变化?

过去是相对好过的时代,因为那个时候,世界发达国家早就进入商品过剩阶段,而我们是长期的供不应求。国外的商品我们需要,国外的技术我们更需要。

过去的四十年中,中国大大小小的企业都是在考虑怎么让自己的产品有量,让自己的产品提质,然后让产品满足大家的需求,先满足国内再满足国外。这客观上形成了,我们是物美价廉商品的供应者,也是新设备、新技术等稀缺资源的采购方、大宗商品的采购方这样的局面。

现在情况就变了。我们自己的生产力得到了解放,经济取得了高质量发展,后发优势也使得我们的商品性价比特别好,质量和性能迅速赶超。但现在我们也到了供给相对过剩的阶段,所以我们才觉得不好过,因为我们过去习惯的方式走不通了。

中国一直推动构建“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但现在我们的“双循环”和前些年的不一样。

前些年,是我们买进原材料和先进技术,到我们国家生产,然后再把产品卖出去。如果我们完成了积累,有了钱也不舍得花,就买点外债,产生资本的投资增值。

现在的“双循环”是我们赚钱赚多了,生产能力还在,所以还要买原材料,但资本多了以后光买外债也不愿意,所以在向海外投资,也要把自己的市场扩大到全世界。虽然遇到了一些阻力,但我们的产品仍然要出口,比如从欧美出海到“一带一路”国家,有的就在“一带一路”国家卖掉,有的通过“一带一路”国家再卖出去。

事实上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找不到低质量快速增长的机会,这个机会已经没有了。我们存量经济的规模客观地摆在这里,生产供应能力摆在这里,但需要我们进一步优化产品、优化服务、优化供应链。所以高质量发展不仅是中央的号召,也是经济发展的客观需求。

那么,怎样理解供应链管理与产业集聚区的关系?就是要把供应链管理的这套方法论,作用到产业集聚区这样一个经济现象中,产生一个新的机会。

大家知道,新的机会一定不是普适性的机会。改革开放之初,所有人都可以去抓机会,但现在细分领域一些具备优势的企业来说,才是个机会。

供应链应该加上生产端,甚至把生产端和供应端加上,就是一个从头到尾的过程。这意味着现代流通体系必须有商贸、有物流、有金融,同时叠加类似数字化、物流网、区块链等技术服务。

供应链管理就是运用一切的方法,让从头到尾的过程变得更优化。这就是供应链管理的本质。

今日我们做供应链管理、供应链业务,首先得有一个供应链思维。供应链要有一个链主。供不应求的时候,供方具有优势和权利,物资短缺,谁手上有资源大家就都围着他转;供过于求时,需方具有这个优势和权利,越是卖不动的时候谁能卖谁就说了算;现在就是供过于求的时代,需方手上就掌握了这样的权利。

每个买货的人手上其实都有权利,但因为订单碎片化,所以每个人可能都不怎么在乎,因此权利被渠道整合以后,渠道就拿到了这个权利。二十年前可能是商超,十年前就是平台,最近两年比较火的就是跨境电商。因为通过我可以把这些货卖掉,所以我可以考虑物流怎么做,物流交给谁。这就是供应链管理的过程。

另外,供应链中掌握核心资源的,也能够当链主,像铁路和航空公司。

做链主,是每个做供应链业务、做物流的企业梦寐以求的。我们都希望自己成为链主,我们做不了链主,也一定要想办法靠近链主。越靠近链主,就越能“沾光”;远离链主,就可能被“牺牲”,处于供应链中的被动地位。

最差的就是你没有被编到供应链里,那么你基本就被这个供应链淘汰了。供应链与供应链之间的竞争,大于企业和企业的竞争。

说来说去,供应链的核心是解决熵的问题。谁是买方,谁是卖方?通过什么方式把货卖掉?签完合同,付完钱,开了发票,还有实物怎么办?大宗商品没有办法做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是一手交钱一手交单,纸的还是电子的?怎么防伪?能不能提到货?这些都一直是困扰流通界的大问题,因为这样的问题会产生非常多纠纷,大家忙着追款打官司。我们如果构建一个好的体系,可能这些困扰我们的问题就会在新的体系下得到解决。

既然我们叫做“国际速递供应链公司”,就一定要有一款产品跟大家心目中的“国际速递”吻合。所以,我们公司会做一款国际小包裹的运输。事实上,这个业务是红海一片,国际上基本上是“三大”的天下,所以我们要去做的话一定是非常艰难的,不是一下子能够做到多好,但肯定要去做。

另外,我们要做一款有自己特色的东西,是什么呢?我们想到的就是为产业集聚区提供服务。中国制造包括两大部分:一部分就是大企业、合资企业、成规模的民营企业,代表着高端;另一部分还有众多的产业集聚区里的小企业,每一家都不大,但聚在一起就摊薄了成本,形成了产业链的配套、区域性竞争力。

四十年发展的过程中,这种产业集聚区都是自发发展,今日到了一定阶段需要升级优化。怎么升级、怎么优化是一个挑战,而对我们这种想为他们服务的企业来说也是一个机会。我们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如果面向他们能够提供一套转型升级的方案,能够在这种方案中找到自己能够做事情的角色,可能就是我们的机会。

产业集聚区会有一个升级的过程,我们就要做供应链集成服务,搭建垂直的线上平台,设计产业集聚区的功能和技术方案,然后建设集聚区的集约化仓库,以集约化仓库作为揽货仓,把后面的配套服务串起来,形成物流的全过程,实现商贸物流服务的一体化,实现技术服务和线下服务的融合,实现企业服务与政府公共资源服务的相结合。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也许就能够找到属于我们的机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