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5月31日,唱吧迎来了它的11周年,作为一款古老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品,唱吧“消失”在大众视野,似乎有些久了。

遥想唱吧的高光时刻,当下沉浸在短视频、直播里的年轻人或许不知道,它曾是移动互联网最早的现象级产品之一,它所创造的奇迹也不亚于当下的抖音、快手等产品,比如2012年5月上线首日注册用户突破10万,5天登陆iOS下载量榜首;上线一个月用户量破百万;众多明星投资机构想方设法押注...

但风口来来去去,互联网产品鳞次栉比,唱吧创始人、CEO陈华,近些年的危机感变得愈发严重,如何让唱吧再度重回大众视野,如何再造过往的奇迹时刻,以及,如何抓住下一个风口,在这个风口来临之前。

第1次见陈华是在三年前的2020年,不久前,我们再次见到了陈华,三年后再次相见,作为一位创业老兵,陈华对行业的认知和敏感度依然存在,他依然滔滔不绝向零态LT(ID:LingTai_LT)讲述了唱吧当下的境况、以及他们团队当下研发的新品,和对下一个“互联网时代”的预判。

以下为对话实录(有删节)

零态LT:唱吧已经11周年了,十年之外的一个新转折点,我也了解到咱们正在做一款和XR相关的新品,这两天刚好苹果发布“Vision Pro”混合现实头显,非常火爆,唱吧现在的XR(扩展现实)、VR(增强现实)产品,具体发展到哪一步了?

陈华:对,唱吧现在有点不是那么新奇了。但我们的新品并不是说因为苹果做了头显才来做这个产品,事实上,我们已经准备一年半时间了。

我看的机会更多是找到“下一个互联网时代”在哪儿,2012年我们上线了唱吧,这是属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品,我一直在思考,从PC到手机带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那下一个互联网时代长什么样?

我觉得最大的概率,也就是下一个互联网时代的爆发点,就是XR(扩展现实,包括了VR、AR、MR)的产品,因为它是一个新的屏幕,PC到手机是由原来的横屏发展到现在的竖屏。那么,全景屏是一个新的屏幕形态,全景屏的互联网一定有新的机会,所以我们一年半以前就正式决定进入这个方向。

团队也非常认真的在迭代、在折腾。当然,XR时代可能不会那么快到来,但我们作为创业者,需要看长远。苹果的Vision Pro打造了AR(增强现实)加上VR(虚拟现实)融合在一起的MR(混合现实)产品,这个技术方向确实会让人眼前一亮。原来我们戴着眼镜,不是跟现实世界脱离,甚至可以跟现实世界强互动,这种感受是很不一样的。苹果Vision Pro的出现坚定了我们的信心,一个全景屏幕带来的新互联网时代可能即将到来。

零态LT:其实现在不只是国外的公司,国内的科技公司也在做这个领域的研究,比如说字节跳动、腾讯,但是整体来说情况不容乐观,甚至可以说,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包括技术层面也有非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我们在研发过程中有没有啥新的发展?以及针对市场有一些新的心得?

陈华:我们立项也是想了很久的,现在XR行业在硬件突破上有瓶颈,在内容突破上也有瓶颈。苹果的Vision Pro给XR硬件指明了发展方向,剩下只是时间问题。当我们说XR是“下一个时代的互联网”的话,那么下一代互联网在内容上的杀手级应用、杀手级平台是什么东西?我们能不能在下一个时代到来前,抢占一个位置?

内容行业发展到今日,你会发现不管是B站、小红书、快手,大家都在老老实实学一模一样的产品形态,内容展示全部变成竖屏的,上下滑动的产品形态,因为这已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最适合的产品形态了,你已经想不出更好的产品形态了。

唱吧原来有一阵时间也在学这个东西,全民K歌也在学,因为用户习惯就是上下滑,要的就是很快可以看到非常多的内容,另外一点就是短视频的特点是短,所以对用户判断内容好不好也是快的,我只看几秒钟就可以知道我想看还是不想看,不喜欢看我就翻走了,喜欢看我就继续看,所以在短视频平台里不会浪费时间。算法围绕这一点很容易判断这个用户喜欢什么内容,不喜欢什么内容,基于这种用户行为,个性化推荐就能做到非常的精准。

现在的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了移动互联网的终极杀手级应用,占据了大部分的用户上网时间。当我们正在逐渐靠近XR时代时,如何在这个基础上做文章呢?

VR屏幕的沉浸感是远远超过小小的手机,比如说VR眼镜最大的特点是分左眼和右眼,跟我们人类的眼睛一样,所以你看到的世界是3D立体世界,每个眼睛看到的还是全景的内容。VR全景内容在XR时代将是非常重要的需求。

所以,我们当时首先想到的一点是先不做XR眼镜,为什么?因为做XR眼镜的技术难度有点大,会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东西,从底层的芯片到显示、材料、人体工学等非常多技术都要去攻克,我前两天在一些技术讨论群里看到大家讨论说如果你现在想做一个XR的眼镜,你的投入至少要1个亿起步。

XR眼镜市场的竞争是很血腥的,但做XR眼镜的公司,他们缺内容对不对?这时候一定需要有大量的全景内容。全景内容有各种创造方式,而创造全景内容最快速细节最丰富的方式,是便携式的VR相机。


▲图:唱吧&开飞创始人、CEO陈华(零态LT拍摄)

零态LT:为什么想到相机?这和XR眼镜的产品形态,差的有点多?

陈华:我们看到的一个点是,在XR时代大家需要大量的全景视频内容和全景照片内容,这是未来的需求,实现这个需求首先需要的是VR全景相机。现在的手机无法解决拍摄全景内容的需求。现在满足VR眼镜清晰度需要的鱼眼镜头还是非常大的镜头,至少短期一两年内还看不到手机有能力把全景拍照能力加进去。

市面上有没有VR相机?是有的,但是一个专业VR相机卖十几二十万的话,请问有几个人买得起?就像今日买一个苹果的VR眼镜需要2.5万块钱,大家觉得还是有点贵,所以我们基于这个需求,打造了一个全新的相机产品品牌——开飞(Calf),在英语里的含义是“小牛”“牛犊”。

这也是唱吧进军XR时代的全新品牌,这个品牌的使命是帮助用户看到另一个世界,我们认为在XR时代,通过XR眼镜看到另外一个世界,这一定是杀手级的应用。

零态LT:为什么用的是“看到另一个世界”这个表述?

陈华:我们希望通过开飞(Calf)的硬件和软件,通过双目立体的视觉,让用户以为他其实是站在相机所在的位置上去看那个相机看到的3D立体的世界,是真正亲临现场的感觉。

举个例子,通过XR眼镜上的开飞(Calf)APP,只要有人带上我们的开飞相机拍摄他所在的世界,我们在北京就可以身临其境看到非洲农村人的生活,也可以看到欧洲贵族的宫殿究竟是什么样的,也可以坐在偶像明星的旁边与明星互动。我们希望通过开飞的相机和内容平台解决亲临现场、看到别的世界的目标。

当然,这个目标做起来真的很困难很困难。

零态LT:困难在哪儿?

陈华:所有的东西没有太多人做过,不管是相机还是软件还是内容,都会发现很困难。我们最近跟非常多KOL讲产品,发现非常多人还是听不懂,因为他们没有VR眼镜,他们没有体验过沉浸式观看3D VR视频带来的视觉冲击力。但其中最难的还是VR相机,如何在可控的成本里做到VR眼镜观看清晰度足够。我认为的清晰度足够,是指在VR眼镜里,可以看清楚头发丝、衣服褶皱、皮肤光泽、灯光边沿。目前情况大部分的VR360相机都达不到这个清晰度。

开飞(Calf)相机全名为开飞(Calf)3D VR180相机,这个相机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开飞相机最大的特点是模仿人的眼睛,它有两个巨大的鱼眼镜头,两个镜头平行地拍摄了相机前方180度视角的所有内容,镜头间距65mm与人眼平均瞳距一样,通过畸变算法把两个180度的全景内容编码成常规视频的长方形布局(也就是Google发明的VR180视频格式)。

而在XR眼镜端,我们的播放软件开飞(Calf)APP再把长方形的VR180视频用反畸变的算法,把双目视频恢复成全景模式,在XR眼镜的两个的显示器上分别显示左右眼不同的全景内容,由此完美复现了开飞相机拍摄的3D立体的全景世界。

开飞相机有4种拍照模式,第1个是VR180拍照,拍照分辨率达到8K,第2个是6K 50fps的VR180的录像,第3个是6K 50fps的VR180视频直播,第4个1080p的3D平面录像和拍照。

开飞相机是可以直接联网的,可以一键上传拍摄的内容到开飞云,然后在开飞app直接观看云盘上刚刚拍摄的内容。也可以一键发起直播到(Calf)APP。这个相机即可以用于家庭3D立体的记录美好生活,也能够成为KOL的生产力工具,在XR时代成为一个新的网红。

零态LT:看起来,这个相机以及开飞平台的产品形态,需要非常多的内容去做支撑,所以它是一个UGC(用户生产内容)的平台吗?

陈华:开飞是开放平台,肯定是PGC(平台生产内容)+UGC(用户生产内容),因为全UGC也不够,一定是有一堆专业的生产内容的人,就像我们看抖音和TikTok,会发现其实非常多内容还是PGC的,因为PGC内容有脚本、有演员、剧情,相对漂亮一些,但是UGC的内容会有非常多的惊喜,能拍出一些你想象不到的内容,这两个东西要融合在一起,共同制造出大家喜欢看的内容。

零态LT:那我们怎么寻找这些内容创作者,给我们源源不断的提供优质内容呢?

陈华:一定不是很快的过程,刚才讲到VR眼镜的普及就需要一定时间,VR相机的普及也是需要时间的。

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希望更多人能够看到这个开飞相机,买到这个相机。大概6月20日左右我们会把开飞相机上到Kickstarter做众筹,现在在Kickstarter搜索“Calf\"就可以关注我们的众筹页面了。同时我们的内容平台开飞(Calf)APP也已经上架Quest store,搜索”Calf“就能在Quest里面安装开飞(Calf)APP了。我们未来会开设创作者激励计划,在开飞平台上创作的内容有用户喜欢,我们会给各种各样的流量激励、现金激励、积分激励等等。

当然,最早一定是一堆狂热的兴趣爱好者,他们希望见到3D的世界,希望把自己的世界分享给别的人,而这批人就构建了最早的内容生产,这些内容让观众觉得原来可以这么看世界。

我们看好这个趋势,看好这个方向,所以在这个方向上积累能力,等它的爆发。

▲图:唱吧&开飞创始人、CEO陈华(零态LT拍摄)

零态LT:等于是刚开始,开飞平台上线以后集聚的可能是一批小众摄影爱好者,然后通过摄影爱好者再辐射更大的圈层。

陈华:是的,如果这件事情是确定的,我们就等着时间的发展。

零态LT:会不会觉得相机做这件事情的门槛偏高?

陈华: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因为相机从研发生产来说成本还是降不下去,现在开飞相机的众筹早鸟价格是1399美元,不到1万块人民币。我们希望在相机大规模生产后,成本可以逐步降下来,但是短期内还需要一点时间。
零态LT:我们唱吧整个团队研发这个产品,大概有多少人?

陈华:人不是非常多,分了一个小团队做这个事情。

零态LT:这个产品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是怎么规划的?

陈华:商业模式的话,广告肯定是未来主要的商业模式,但是早期用户规模小的时候,可能会尝试一些别的商业模式,比如说直播商业模式、会员商业模式,我们都会尝试。

零态LT:所以要实现这些模式,理想的状态是希望非常多用户用我们的开飞相机,然后把内容上传到开飞的平台上?

陈华:对。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们之前也看到有一些VR的内容平台,真的去看时,会发现非常多内容清晰度是不行的,都是糊的,在手机上看是可以的,但是在VR眼镜里就无法接受。还有非常多人喜欢在运动中拍摄,这些内容在VR里面特别容易造成晕吐。开飞内容平台会精心筛选,让每个内容都是高清的,不晕的。我们会鼓励和组织各种各样的创作者,产生各种好玩有趣的内容,让用户通过开飞,可以看到无数精彩的世界。

零态LT:现在的风口也挺多的,像ChatGPT、大模型,一轮又一轮,现在元宇宙都在失声了,你觉得AI和XR哪个机会更大呢?

陈华:在我看来AI跟XR是没有冲突的,这是两个能力,你可以认为AI是大脑,XR是接口,现在都迎来了爆发式发展的机会。在所谓的元宇宙XR里面,如果你想创造非常多的世界,创造非常多的游戏场景,如果没有AI协助你的成本是极其高昂的。比如说我们想在虚拟世界里放一个沙发,如果你让设计师干这个事情,可能需要花几千元钱才能把一个沙发画好,但是如果你是用AI做的话,可能1分钟就搞出来了。AI能帮助我们大幅提高效率。

零态LT:聊聊唱吧,你对它的未来的规划以及战略是如何做的?

陈华:唱吧现有的业务还是专注在唱的方向,比如说我们最近研究一个叫AI唱歌的技术,我们很快会提供一个接口,可能是一个小程序,抖音或者微信小程序,任何人只要录入一段歌声就可以用你的声音唱任何一首歌,这个很快就有了,估计下个月就可以上线这样的服务,你就再也不用害怕唱不出好歌了,你可以随时发给朋友说我唱了一首最新的歌,你来听一下,没有问题的,用你的声音唱世界上最好听的歌。


▲图:唱吧盛典上的陈华

零态LT:等于唱吧本身也在做革新,也在结合当下的最新的技术。

陈华:是的。

零态LT:唱吧和开飞之间,其实是并列往前走的?

陈华:我觉得是并列关系,唱吧的话还是相对来说是垂直用户群体,开飞是面向所有的用户群,你可以唱歌你也可以跳舞,你也可以是脱口秀或者节目表演,或者纯粹就是记录生活,它是开放的东西,现在优先级是把开飞平台搭出来。

零态LT:相比唱吧是一个垂直产品,开飞更像是XR版本的综合类的短视频内容平台?

陈华:这个只是为了让大家理解的词,开飞的Slogan是“看见另一个世界”,目标就是帮助大家戴上眼镜去看别人的世界,我觉得这是非常多人的梦想,也是我自己觉得最有社会价值的点。

我们搭建开飞这个平台,鼓励的是全世界的摄影师,这些探险的人,这些体验生活的人,或者过各种各样生活的人,拿着相机分享你的世界,让别人看到你的世界,我觉得这就很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