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狂徒极兔要上市了。

菜鸟集团启动上市计划、传闻顺丰也在筹划香港二次上市,但这一次又被极兔“抢了先”。6月16日晚间,港交所披露了极兔速递上市招股书,由摩根士丹利、美银、中金公司作为联席保荐人。

自2015年在东南亚创立之后,极兔速递一直讲究的就是“兵贵神速”,不仅快速覆盖了印尼、越南、马来西亚、泰国、中国等13个国家的物流网络;2020年3月在中国正式起网后,靠打“低价”,只用10个月时间日单量就突破了2000万,一度被称为“物流届拼多多”。

数据显示,进入中国市场3年的时间,极兔已覆盖了超98%的县区;2022年,其在中国境内包裹处理量达到120.26亿件,市场份额约为10.9%。

从发展速度来看,极兔确实甚至可以非常生猛,甚至可以算作是“物流狂徒”。但在强者林立的物流市场厮杀,和菜鸟、顺丰两家行业寡头“一波”冲击上市,跑得快的极兔真的也能跑赢吗?

巨额亏损下的上市战

极兔成就在“跑得快”,吃亏也亏在“跑得快”,走到今日极兔的高速发展给它造成了非常不健康的财务状况。

招股书显示,极兔在过去三年时间发展迅猛,2020-2022年,极兔营收分别达15.35亿美元、48.52亿美元、72.67亿美元,合计接近1000亿人民币,复合增长率高达110%。

但在高速增长的背后,高额亏损也“伴随”着极兔的发展之路。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亏损6.64亿美元、61.92亿美元,去年则扭亏为盈达到15.73亿美元;2022年扭亏为盈主要由于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金融负债的公允价值收益。前述期内,如扣除公允价值、股份薪酬等影响,极兔经调整净亏损分别达4.76亿美元、9.11亿美元、7.99亿美元,累计亏损约156亿人民币。

同时,极兔的营收增速也呈大幅下降趋势。具体来看,极兔2020年营业收入为15.35亿美元,2021年为48.52亿美元,2022年为72.67亿美元;2020年、2021年和2022年营收的同比增速,分别为357.7%、216%和49.8%,似乎随着中国市场覆盖率的提升,在发展中开始遇到了增长天花板。

细究不难发现,财务承压与极兔自身烧钱打低价和买买买密不可分。“0.8元发全国”“平均每单亏0.4元”“一天烧掉一个亿”,种种媒体贴给极兔的关键词,直到今日也是历历在目。

另极兔招股书显示,2021和2022年剔除货币换算的影响,在中国市场,极兔单件包裹收入分别为0.25美元和0.35美元,低于国内主要快递企业的价格水平,以此都不难看出极兔为了竞争,低价策略有多狠。

一边烧钱低价卷,一边还在大举投并。2021年10月,百世集团将其在国内的快递业务以约6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极兔;2023年5月,极兔再与顺丰下属控股子公司深圳市丰网控股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交易作价11.83亿元,极兔收购丰网100%股权。

买百世可以理解为“重金圈地”。按照百世当时披露的日单量2500万数据来看,极兔收购它进行业务合并,对其在国内快递市场份额的提升会有较大的帮助。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6月,极兔全网的日均业务量突破4000万件以上,若以票单量作为衡量标准,极兔在当时已经仅次于中通、韵达和圆通。

但坏就坏在百世本身就是一个连续亏损的“盘子”,早从2015年开始百世集团就已经不盈利了,数据统计到2021年,7年累计亏损接近150亿元,是国内亏损最严重的快递公司。2021年,在极兔的输血之下,百世勉强盈利;但是2022年,很快又进入亏损的状态。

丰网也被外界视为顺丰的一个失败品,不知极兔是为了作为上市筹码,还是希望借由丰网进一步开疆拓土,改变客单价低、实现走向高端市场的诉求;但实际上收购丰网无疑会让极兔面对更大的资金压力。公开信息显示,2022年丰网信息亏损7.47亿元,今年一季度再亏1.43亿元,截至今年3月末负债高达21.3亿元。

无疑,通过令人胆颤的烧钱模式,极兔实现了“拿下”中国市场的目标;但是,因杀的太猛,烧了太多钱,也使得谋求上市似乎成为了极兔唯一的选择。

劲敌环伺极兔海外业务受冲击

一边在中国市场大笔投入、抢占地盘,另一边,极兔在东南亚市场也面对众多强敌。‍

据公开信息,2019年东南亚的互联网经济达到了1000亿美元,保持现在的发展趋势,在2025年,很容易实现3000亿美元。伴随着东南亚市场电商经济的崛起,极兔在中国市场面对的巨头也在东南亚和它展开激烈竞争。

2021年9月,顺丰斥资175亿港元,完成对嘉里物流51.5%股权并购。随着嘉里物流并表,2022年度,顺丰的供应链及国际业务实现不含税营业收入878.7亿元,同比增长124.1%,在总营收中占比达到32.8%。同时,菜鸟、京东物流在东南亚建仓,中通、圆通、韵达这些“通达系”也纷纷在开辟东南亚业务。

各大巨头纷纷进击东南亚市场,对极兔在东南亚的业务无疑存在威胁和冲击。按地区来看,2020年至2022年,极兔来自东南亚市场的收入分别为10.47亿美元、23.78亿美元、23.82亿美元,同期,极兔来自中国市场的收入分别为4.79亿美元、21.81亿美元、40.96亿美元。

从收入数据来分析,极兔虽然在亏损下实现了中国市场的营收贡献比例上升,但东南亚地区对极兔总营收的贡献却从2020年的68.1%下滑至2022年的32.7%。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按2022年包裹量计,极兔是东南亚排名第1的快递运营商,市场份额为22.5%,由此可见东南亚市场对极兔的重要性;但近年来,极兔在东南亚市场的毛利率也在不断下滑。招股书显示,2020年,极兔东南亚市场的毛利率为29.8%,但到了2021年该指标已降至27.8%。去年其东南亚市场的毛利率更是下跌至20%。

毛利率下降,侧面反应出极兔在东南亚市场竞争压力加大的状况,甚至不乏媒体认为2022年的毛利率下跌,已呈现出极兔在此市场开始上涨乏力。

东南亚市场贡献与毛利率双下滑,国内市场也在“亏本”经营。2022年,极兔的毛利率为-3.7%,而与其业务相似的通达系快递公司,整体毛利率正常在10%-20%上下。

而毛利率低也与其在中国市场竞争承压直接相关。数据显示,打低价战的极兔在中国市场的单票成本分别为0.51美元、0.41美元和0.4美元,单票收入为0.23美元、0.26美元和0.34美元,这意味着每干一票亏0.2美元左右。

虽然选择降低盈利拓展市场也很普遍,但从物流行业的角度来看,这样做却很危险。随着市场占有率提升,单量越是巨大,亏损可能越是不可控;而如果极兔停掉低价,或又面临着核心竞争力的丢失。

因此,为了长久供血和续命,极兔不得不IPO,走向二级资本市场。‍‍‍‍‍

极兔IPO雄关漫道如何越

‍总体来看,在低价战役中进退两难的极兔,是时候考虑长期发展战略了。IPO不失为一种长远策略,但这也是一条雄关漫道。

众所周知,过去极兔在东南亚市场快速崛起主要得益于OPPO的助力。创立极兔之前,李杰曾是OPPO印尼的创始人,2013年带领OPPO团队开辟印尼市场,随后不仅OPPO为极兔提供了资金支持,更通过自身庞大的订单量给极兔提供了业务保障。

随后进入国内,极兔起家一定程度上也依赖拼多多的助力。公开信息显示,极兔在2020年4月开始大规模吸收来自拼多多的订单,当年95%的包裹均来自拼多多;其招股书亦表明,“客户A”为极兔的第1大客户,2021年“客户A”为其贡献了收入的35.4%,不少投资者认为这个客户就是拼多多。但是,在2021年-2022年期间,两家的业务往来从17.15亿美元下滑到12.31亿美元。

伴随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极兔与其他物流巨头们的拼杀进入到白热化,OPPO的助力对比海外市场规模所占的份额会越来越小,另一边拼多多的作用也会随之降低,极兔需要面对的是与物流巨头真刀真枪的对垒。

一头阿里巴巴加快推进着菜鸟上市计划,扶持其彻底阻击极兔,作为抗击拼多多的重点线;另一头,极兔刚进入中国市场就遭到“三通一达”的封杀,现在各家也是对其虎视眈眈。

从过去一年的表现看,极兔非常努力地拓展着抖音、快手等其他直播电商订单,并开展多电商平台的合作。但阿里系有菜鸟,京东人家有京东物流,在抖音这边合作的也有“三通一达”。且具体来看,抖音也是相对更倾向于中通,中通为抖音提供3C、美妆、服饰产品等多类目货品的派送服务。

同时,在中国市场仅发展三年的极兔,在品牌与设施上均与友商存在较大的差距。

从品牌影响力的角度看,顺丰和京东物流在高端配送方面时效性与服务有很强优势,中通和圆通在庞大的淘系商家面前已有了非常成熟的服务体系,交付体验和综合性价比方面均有很强的竞争力,极兔一时难以拼得过。

在设施方面极兔也相对有所落后。《晚点LatePost》报道就曾剖析,极兔收购百世后优先选择使用用百世的转运中心,而百世的基础设施虽然相比极兔有显著改善,但在“四通一达”中还是相对落后的。单量超过两千万单时,网络已经开始出现卡阻,预计日单量两千五百万单可能造成严重堵塞,三千万单有瘫痪风险。

面对物流市场巨大增长机遇,各家都希望能早日成长为中国物流领军者。但如果想实现更高的目标,极兔还仅依靠“借力打力”是不行的,需要面向未来做长期布局。一方面有效提升盈利能力,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另一方面多向其他企业学习,加强基础建设。毕竟,中国物流企业争锋异常激烈,没有谁可以随随便便成功。

而这次IPO,极兔能再次完成逆袭吗?这先不下定论,值得确信的是,极兔急需IPO的续命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