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号达人正在靠短剧疯狂吸粉。

新榜编辑部观察到,随着爽文式小程序短剧的爆红,越来越多剧情号达人玩起“短剧梗”,用“穿越”到短剧中的人物视角,还原普通人对离谱剧情的反应,把荒诞与现实的碰撞拍成了段子。

比如,“七颗猩猩”近期更新了12集《重生之我在爽剧当演员》系列视频,演绎了保姆、助理等短剧配角的心理活动,其中6条视频获赞超百万。

在该系列之前,“七颗猩猩”近半年视频获赞量集中在几十万,新系列成功带动账号进入涨粉小高峰。

新榜旗下数据工具显示,“七颗猩猩”近一月全网涨粉近300万,其中抖音涨粉达126万,还有96万来自快手,42万来自小红书,26万来自B站。

有不少网友表示:“短剧是剧情号达人的舒适区。”除了拍段子,一批剧情号达人几年前便开始转型,专心做起短剧。

多位剧情号MCN相关负责人透露,2021年左右,剧情号曾因成本高、变现难陷入瓶颈期,有的账号通过短剧成功突破瓶颈期。

比如“破产姐弟”和“姜了了”等剧情号达人,均通过品牌定制短剧实现了粉丝量和商业收入的双重增长。

近期,我们和三家入局短剧的剧情号MCN聊了聊,短剧会为剧情号带来流量爆发吗?哪些剧情号达人适合转型做短剧?短剧又为剧情号带来了哪些商机?

单月涨粉超百万,剧情号达人上演“短剧”剧中剧

如果用普通人的视角打开短剧,不难发现一些剧情的逻辑漏洞,比如动辄上亿的资产,只手遮天的权利和主角光环。

“只要你肯和晏城哥哥离婚,这5000万就是你的了”

“三年婚约未到,(100亿)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近期,头部剧情号达人“派小轩”在一条“当正常人穿越到短剧”的视频中,以“穿越”到短剧里当女主为主线,演绎了“清醒女主”对剧情走向的反应。

视频中,在面对反派提出天价分手费时,“派小轩”难掩兴奋——“密码是多少啊”“能不能再加5000万,你得把密码告诉我啊,我立马离”。

在听到男主和自己的婚约合同价格高达300亿时——她坚定地说:“再续三年。”

这条视频不仅获赞超300万,也拉开了《我与顾少的百亿婚约》系列的序幕,“派小轩”不断穿越为剧中女主角,上演了一出出短剧“剧中剧”。

面对配角的“阴谋诡计”,她直接戳破——能坏得再显然一点吗?

面对男主的“疯狂示爱”,她不为所动——能不能直接给钱?

截至发稿前,该系列更新了4集,累计播放量超2.2亿。不少网友纷纷表示:“给我更下去!”

同时,一批剧情号达人也脑洞大开,开始用段子消解“无厘头”的短剧剧情。

“七颗猩猩”将视角锁定在短剧中的小角色,演绎了配角在男女主“发癫”时的心理活动。

比如,女主不吃饭一直等深夜未归的男主,喊保姆一遍又一遍地热菜;

校园剧男主对女主疯狂追求时,对女主同桌视若无睹;

霸道总裁会给助理随时安排任务,却丝毫不管任务的可行性。

总裁:十分钟之内,我要你调查清楚,这个女人的全部信息。

助理:总裁这有点侵犯别人隐私。

总裁:最好查清楚3年前她是否就读于A城大学,查清楚之后,下午我要和她去民政局登记结婚。

助理:那个需要预约。

总裁:明天上午十点,我要和她举办A城最隆重的婚礼,去办。

助理:真是个活爹。

截至发稿前,“七颗猩猩”的《重生之我在爽剧当演员》系列更新了12集,累计播放达5亿,该系列也让账号迎来了涨粉第2春。

此前,“七颗猩猩”曾凭借校园剧情内容出圈并迅速涨粉,2023年下半年粉丝量稳定在千万粉,但账号也陷入了增长瓶颈。

直到3月初,《重生之我在爽剧当演员》系列发布后,账号再次迎来涨粉小高峰,新榜旗下数据工具显示,“七颗猩猩”近一月全网涨粉近300万。

短剧不仅为剧情号达人们提供了选题灵感,还吸引了品牌广告投放。

“派小选”发布的《我与顾少的百亿婚约》第2集便得到了雅诗兰黛的品牌广告投放;“七颗猩猩”创作的《重生之我在爽剧当演员》已更新11集,近一半视频得到广告主的青睐,有舒肤佳和华为等品牌投放。

从停更潮到拥抱短剧,剧情号迎来第2春

实际上,剧情号达人和短剧的渊源颇深。三年前,便有一批剧情号达人转型为短剧达人。

成本高、流量差、变现难,曾是剧情号在2021年左右面临的主要困境,一批账号曾一度因此停更。

多位MCN相关业务负责人透露,剧情号一般可以分为“轻剧情”和“重剧情”两种类型,轻剧情账号往往用手机拍摄,内容大多以段子为主;重剧情账号通常用单反拍摄,内容与传统影视长视频相似。

古麦嘉禾短剧业务负责人李庆玲表示,剧情号的流量从2018到2019年一路高歌猛进,到2020年增速开始放缓,到2021年开始呈现疲态。

“在2021年业内看衰剧情号时,我们一直没有动摇,坚持对剧情号的投入,看好这个赛道。”麦芽传媒业务合伙人梁彪说。

在陷入瓶颈期时,短剧成为剧情号达人实现增长的一大突破口。

据李庆玲介绍,一开始,古麦嘉禾把小说IP版权改编为由剧情号达人主演的短剧,激活了陷入瓶颈期的账号,“21年初第1部上线的星芒短剧《我在娱乐圈当团宠》,直接带动了达人“海予星辰”账号粉丝量涨了200万”。

“海予星辰”曾凭借恋爱剧情内容完成了账号从0到1的积累,并在两年前完成了从剧情号达人向短剧达人的转型,拍摄了《我的黑白骑士》等多部短剧。

剧情号达人纷纷下场做短剧,也让剧情号达人和短剧达人的身份界限变得模糊。

其主要区别在于,剧情号达人人设更强,往往会兼顾短视频剧情内容和短剧两条线,如“破产姐弟”等;短剧达人则更偏向于演员,其账号内容以剧为单位进行更新,如“姜十七”等。也有人认为,短剧就是剧情号的升级版。

杠上开花联合创始人章沛然认为,剧情号达人的短剧往往是根据人设衍生的,比如一位做职场剧情内容的达人,如果做护肤品牌的定制短剧,那主角人设可以设置为品牌的研发人员,主线剧情围绕着研发新产品进行。

“如果让达人完全变成另外一个职业性格毫不相干的角色,对粉丝粘性会有影响,可能也达不到品牌想要效果,品牌投放的核心是看好账号的流量和IP影响力。”

达人之外,从编剧到编导,再从摄像到剪辑,MCN拥有的内容团队为做短剧打下了基础。

“剧情号每一集有完整的头尾,短剧需要连贯性,一集接一集环环相扣,剧情号文案和编剧的网感更好,能拿捏对剧情爽点的把握,会比传统影视编剧写短剧上手更快一些。”章沛然说。

梁彪说,剧情号出身的短剧团队具备内容优势,麦芽多数账号短剧的制作采取中台合作制,即共用摄像和后期等中台人员,部分付费剧会采用剧组形式进行拍摄制作。

他提到,剧情编导转型付费剧一般都会经历磨合期,最大的卡点在于流量和商业模式的变化,非常多编剧和编导适应了成熟的剧情号流量体系,擅长做单元剧和广告植入的内容获取流量;但到了付费短剧,由单元剧转换到100集的连续剧,商业化由面对广告主到直面用户,原有的剧情号编导也需要不断调整总结出新的方法论。

短剧对达人们最大的吸引力,或许在于短剧可观的商业化想象空间。

在短视频平台上,短剧通常可以分为付费短剧和免费短剧两种,付费短剧主要面向C端用户收费,集数往往在百集左右,免费短剧集数相对更少,商业化收入主要来自平台流量分账和品牌广告投放。

比如,古麦嘉禾、杠上开花和麦芽传媒等MCN均与抖音和快手等平台合作,制作了多部播放破亿的平台分账短剧。

李庆玲认为,短剧能“反哺”剧情号,非常多达人在做完平台短剧后,其账号声量变得更高,吸引了更多单集商单广告主和品牌定制短剧的投放。

当下,越来越多的品牌通过定制短剧植入品牌信息,实现产品曝光和转化。

比如,韩束去年与“姜十七”合作了《以成长来装束》《心动不止一刻》等多部定制短剧,累计播放量超过50亿,同时,韩束通过直播间等渠道承接短剧流量,实现了销量爆发。抖音公开的数据显示,韩束以全年GMV33.4亿元的成绩登顶2023年抖音美妆销量榜冠军。

MCN如何丝滑入局短剧?

即便短剧是一座金矿,也并不适合所有人开采。

多位MCN负责人认为,“轻剧情”达人创作的“穿越短剧”系列爆款视频,核心还是轻松搞笑的剧情段子,这和短剧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赛道。

相比之下,“重剧情”达人做短剧有天然优势,需要根据账号情况判断是否入局短剧,若陷入瓶颈期可以尝试通过短剧激活账号,若势头良好,则需要保持剧情号的内容多样性,才能承载更多品牌广告的投放。

转型不仅需要兼顾流量和商业化,还有自身账号的声量。

梁彪举例说,演绎情感剧情的“陈七七”目前情况达到了千万粉,拍摄了《千金归来》等多部短剧,“如果粉丝量想突破到1500万到2000万,仅仅有流量和商业化还不够,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短剧突破原有的粉丝圈层,触达更多新粉”。

当下,除了品牌和平台短剧,MCN也开始发力付费短剧,比如麦芽目前情况已经制作了超百部小程序短剧。

MCN能完成向短剧的丝滑转型,本质在于其内容底层逻辑的相似性。

在梁彪看来,剧情号的单剧集时长集中在一两分钟,其表达方式和底层逻辑趋近相同。

“剧情号是120秒左右的小单位,短剧是一个120集左右的大单位,其实是把内容拆分到秒和拆分到集上的区别。在短剧的每一集里,依然会按照剧情号的内容逻辑,去埋钩子和设置高潮点等。”

比如,短视频需要考虑完播时长等数据,在关键的某几秒设置钩子或者高潮点吸引观众,短剧则会在第30集等付费节点设置剧情高潮点。

换句话说,短剧不仅是压缩版的影视剧,也是放大版的剧情号。

梁彪建议,如果MCN想入局做短剧,可以先从单点切入,发挥内容优势做短剧承制和分账相关合作,或利用投放和数据优势,组建短剧全闭环团队,但这对大部分MCN公司较难。

“短剧是一门把内容变为流量的生意,内容、发行和投流的能力缺一不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