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货运历经8年时间发展,市场玩家在2023年突破3000家,越来越多的货主选择把业务放在平台上,甚至有企业把近一半的订单通过平台发出。

可以显然感觉到,网络货运平台正在从“货运黄牛”单纯的调车服务,渗透到合同物流、制造业企业的业务层面,从信息匹配的工具转变为企业供应链数智化升级的必经之路。

如今,网络货运政策延期至2025年底。过去几年,网络货运呈现出什么样的特征?头部玩家增长态势如何?接下来又向哪里去?

进入深水区网络货运成供应链升级必经之路

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底,全国共有3069家网络货运企业(含分公司),接入社会运力798.9万辆、驾驶员647.6万人,全年共上传运单1.3亿单,同比增长40.9%。

从2016年的无车承运人试点,到2020年的“网络货运元年”,再到如今网络货运政策连续延期至2025年底,政策变化推动了行业主流玩家的发展。当年O2O浪潮下基于“互联网+”的创业,正在逐渐走进实体,基于物流向产业更深处渗透。

这个过程中,网络货运的演变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O2O浪潮,把供需匹配的效率提升上来。

网络货运平台最初的切入点,是将过去电话本、小黑板的调车模式,升级为线上化的匹配模式,使得货主端与运力端的供需双方,能够在更大范围内进行需求匹配。同时,大幅提升需求匹配的精准度、提升信息匹配的效率,减少司机的等待时长与车辆资产的空驶里程。

过去多年,这种模式跑的已经相对成熟,并且在城际、同城等各个细分领域都形成了稳定的头部格局,推动行业向规模、集约、高效的方向发展。

比如城际市场,满帮以绝对的市场占有率优势成为行业头部,并已完成上市;同城市场,快狗打车赴港上市,货拉拉也已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2)助力合同物流企业把供应商管明白。

随着网络货运运力规模的增长,以及货主端渗透率的提升,司机与货主标签的颗粒度逐渐细化,越来越多合同物流企业体会到网络货运平台对企业运营成本与效率的改善。尤其具有吸引力的是,平台能够帮助合同物流企业有效管理运力,并形成私域运力池。

3)助力制造业把供应链管明白。

如今,探索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的道路上,越来越多制造业企业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供应链,试图通过短链化、数智化等方式降本增效。而网络货运的内涵,也正从单纯的运输环境,向货主的仓储、配送、厂站等场景渗透。这使得制造业企业能够看到产品生产出来后,其流通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

也是在网络货运的这种演变过程中,货主企业与平台开始形成高频互动的强联系。

据千禾味业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财务经理方柯乂透露:“满帮会根据我们的货运需求,帮助我们筛选更优质、有经验的、技术过硬的司机。现在,千禾味业通过满帮平台发出的运单量已经占到了总量的45%。”

而另外有一组数据显示,现在与网络货运企业合作次数每年达到20次以上的货车司机,占比达到了30%。

如此看来,网络货运平台对于货主而言,从一种用车模式演变为企业供应链转型的数智化工具;对于大多数货车司机而言,则成为寻找货源、寻找合作关系的共融平台和载体。

货主直客化,重塑生意模型

从行业发展的生命周期来看,现阶段,网络货运业态的发展已经从“快速扩张期”步入“高质量发展期”。

根据上述网络货运业态逐渐深入产业的趋势来看,网络货运企业的基因正在丰富起来。从“互联网+”时代的撮合生意,渗透到生产制造端的承运生意。网络货运企业过去的基因是平台,现在则要注入运营与管理的基因。

相对而言,平台经济的时代,企业的首要战略是跑规模,相对应的核心壁垒,或许是融资规模与融资速度。而进入高质量发展期,企业的战略变为跑深度,相对应的核心壁垒便是运营效率和供应链的全局观。

这种壁垒的转变对于平台的意义,最直观的体现就是企业的盈利能力。

以网络货运头部玩家满帮为例,根据其发布的2023年财报,2023年全年,满帮营业收入为84.4亿元,同比增长25.3%,非美国会计准则下实现净利润约28.0亿元,同比增长100.4%。

如何持续有效地扩大利润规模?满帮做了几个动作:

1)将规模效应,沉淀为服务细分行业的颗粒度。

满帮平台上,有超300万的履约活跃司机,货主端的月活规模也超过了200万。大家的高频互动,于2023年形成了超1.6亿个履约订单。

而订单规模不断放大的过程中,货主、司机等标签逐渐细化到行业、线路、车型、服务等颗粒度。

颗粒度的细化,一方面,能够帮助货主高效地找到并形成专业适配、服务优质的私有运力池;另一方面,能够让货车司机能够找到适配自己的业务,将赚钱能力最大化。

2)货主直客化,缩短供应链链路,减少冗余。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四季度,满帮平台上的直客货主履约单量占比首次突破45%,创历史新高。随着平台对高质量直客货主的渗透率提升,货主用户结构持续优化,推动履约率不断提升。

在满帮集团高级副总裁谭远江看来,降本增效依然会是行业发展的主旋律,网络货运平台的一个很大的价值就是缩短传统物流的链路。

传统物流的链路是工厂——大物流公司——小物流公司——车队——黄牛——司机,今日网络货运平台的出现,让真正需要车的人能够直接接触运力,这样一来就极大的减少了交易的环节,成本也随之降低。而随着行业规模的不断增长,网络货运未来一定是物流业降本增效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

3)数智化转型,反哺货主的生产、流通与销售。

如今,越来越多的货主企业订单通过网络货运平台交付,核心原因便是通过平台有效串联运输、仓储、配送、站厂等要素资源,实现供应链履约过程、管理手段的数智化水平。

而这种数智化升级的过程呈现出来的数字资产,实际上也在帮助制造业企业降低生产成本、提升流通效率、扩大生产半径。

根据方柯乂透露,随着满帮对千禾味业供应链的助力,几个核心指标正在发生质的变化。一是合作地址,二是调度数量,三是调车规模。这三大指标在2022年呈现双位数的增长,到了2023年则是翻倍增长。伴随与满帮合作的日益加深,千禾味业不断地去开放了货物货源地、路线,从而拓宽了整个业务发展的范围。

而满帮在服务直客客户的过程中,也在快速放大“承运”业务的规模,并从中探索利润增长的第2曲线。

六大发展趋势,做厚平台价值

网络货运正在从单纯的信息撮合,进化到订单交易与供应链管理。

如今,国内供应链正处于一个关键转折点。过去,制造业产能释放的过程中,得益于时代红利的释放,大多数物流企业能够跑出漂亮的增长曲线,大家只要配置资产满足供给就能赚钱。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情况的供应链市场,是一个资产过剩的时代,缺乏的是整合者、资源再造和模式创新者。我们从来不缺物流的资源要素,也不缺物流市场,缺的是需要有一个新的业态模式。将这些零散的、庞大的物流资源进行重新组合和优化,那些能够重塑生产关系、提升效率并改变成本结构的创新,会成为行业发展的新质生产力。

而网络货运便是一个关键抓手,核心是要做厚平台的价值。

在谭远江看来,接下来网络货运的发展将会出现六大发展趋势:

随着经济的发展,网络货运将高速增长。

2023年,网络货运平台上传运单量同比增长41%。在各行各业追求降本增效的主旋律下,网络货运平台是帮助货主企业降本增效的有效手段。

监管数字化,网络货运合规化水平进一步提升。

网络货运市场规模从2016年开始培育,到2023年已经成为一个超5000亿元的市场,并且每年仍保持两位数的速度增长。这也就意味着市场的监管与规范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未来会形成一个“政府+平台+小微个体”的新型组织架构,推动行业的合规化进程。

从“无车”到“承运”,渗透业务场景。

从无车到承运的转变,实际上也是网络货运平台核心壁垒构建的一个过程。一方面,平台正在从临调市场渗透到货主的计划用车市场;另一方面,平台的模式开始从撮合演进到交易甚至管理,覆盖货主的找车、履约及支付结算全流程。

数实融合,数据将沉淀为企业和平台的资产。

数字经济助力实体经济的核心,便是将企业的增长从经验驱动转变为数据驱动。目前情况,满帮平台积累了海量的交易数据。通过算法模型,这些数据对于货主企业而言,能够转化为需求预测、运价预测、金融授信等功能;对于平台而言,则能够成为AI调度、信用评级、运力分层、安全管控、自动驾驶等重要的参考依据。

深入产业带,推动供应链转型升级。

全国有上千个成规模的产业带,当网络货运平台订单规模不断放大时,便会发现产业带供应链模型的共性与个性。服务传统产业带的供应链向短链化、数智化转型的过程,成为网络货运新时代的金矿。深入产业带将会是满帮下一个阶段的重要战略。

从平台到生态,做厚平台价值。

随着网络货运市场规模、平台运单量规模的快速提升,货主、司机与平台正在形成一种高频互动的、强关联的信任状态,这便是平台的价值体现。而持续降本增效对业务的渗透、金融的打通、后市场的集采等,都会放大这种价值,从而带动平台全生态的发展。

目前情况来看,满帮的增长路径似乎正在引导这些趋势的发生,并且其业务规模与盈利能力的大幅提升,也是平台价值的体现。网络货运的发展正在进入一个新的分水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