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广州通车30年高速停止收费#冲上热搜。作为全国最繁忙的高速之一,广州北环高速实现免费通行,让无数民众“喜大普奔”。

放眼全国,广州算是少有的按规取消高速收费的城市了。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经营性公路经营期限一般不得超过30年。如今首批高速已经逐渐进入收费期限尾端,但真正按规取消收费的,也就广佛、武黄等寥寥几条高速。

在广大车主、网友、专家、媒体看来,光是老老实实依规取消,没有将更多的维护成本转嫁到民众身上,就已经是值得“点赞”的行为了。

凤毛麟角

中国高速公路收费政策,要追溯到1984年。彼时为筹措公路建设资金,推动公路事业发展,国务院作出了“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决定,拉开了我国高速公路火箭蹿升的序幕。从首条高速通车至今,国内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达17.7万公里,稳居世界第1。

高速公路收费年限有着明确规定,一般不超过30年。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政府还贷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超过15年,中西部最长不超过20年;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超过25年,中西部最长不超过30年。按照最宽松的标准,约有1.5万公里政府还贷公路和0.5万公里经营性高速公路,会在2025年底前陆续到期。

从1988年首条高速——沪嘉高速通车开始,短短6年时全国高速里程就突破了1000公里。即使按照最宽松的标准,它们也过了收费时限。然而仅有寥寥几条,已经官宣停止收费。

2011年6月,交通运输部等五部委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开展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同年年底,上海宣布从2012年起将沪嘉高速公路调整为城市快速路,全面取消收费。这是全国首条通车的高速公路,年收费过亿,早已完成了“收费还贷”的使命。

广佛高速是第2条高调官宣停止收费的高速公路。2022年3月3日,广东首条高速——广佛高速在通车33年后取消收费。由于广佛高速异常繁忙,1999年、2007年曾两度实施扩建工程,故而延长了收费年限。

比广佛早一步官宣的,是荣乌高速威海至烟台段。2022年2月23日,荣乌高速公路威海至烟台段收费期限届满,停止收费。彼时,因有媒体称广佛高速为“全国首条到期免费高速”,还引发了一番质疑。

最近两年,虽然收费年限到期的高速不在少数,但按规取消的并不太多,以至于每次官宣,都伴随着赞誉:2022年12月11日,湖北第1条高速——武黄高速停止收费;2023年9月8日,京平高速李天桥至京津界段停止收费;2024年3月23日,广州北环高速停止收费,广州环城高速至此实现全线免费通行……

这期间,可能还有一些高速在停止收费,但数量绝对不多。大多数高速公路,都在想办法延长收费时限。

普遍操作

关于高速公路的收费时限,除了2004年起施行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参考和余地。

比如2011年印发的《关于开展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实行“统贷统还”的政府还贷收费公路,其收费年限按照偿还完贷款即停止收费的原则执行。这意味着,即使年限到期,政府还贷高速也可以通过“统贷统还”的方式继续收费,直至债务偿清。

山东等多地已经有所实践。2014 年,山东省政府发文,延长了东青高速、即墨至平度高速等15段高速公路的收费年限。2020年西安绕城高速北段收费年限即将到期,陕西先是延长了三年期限,后又发函明确,延长至新修订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实施之日。

1993年通车的首都机场高速,更曾因收费问题影响沸沸扬扬。按照建设之初的政府还贷公路性质,首都机场高速早在2008年就达到收费年限,且在2005年底便已收费32亿,早已覆盖不足12亿的投资。全网热议下,2009年首都机场高速收费做出调整,出京方向收费,进京方向单日免费通行。2011年再次调整,进京方向停止收费,出京方向部分收费站收费减半。

经营性高速的收费也留了个口子。2018年,《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发布,规定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一般不得超过30年,对于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的收费公路,可以超过30年;实施收费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增加高速公路车道数量,可重新核定偿债期限或者经营期限。

虽然修订条例还未正式实施,但非常多地方已经如此操作了。比如京石高速,2014年重建后又获得了22年的收费年限。2019年济青高速改扩建,也获得了25年的收费年限。2027年即将到期的广深高速,目前情况也在实施改扩建项目,未来收费期限将重新核定。要知道,济青、广深高速的年通行费收入都高达30亿元左右,位居全国最赚钱的高速之列了。

经济账本

流量大的高速公路,每年的通行费数以亿计,早已赚回了成本。

比如沪嘉高速,免费之前年车流量超过2000万辆,按平均收费10元计算,年收费高达2亿元,早已覆盖2.3亿的投资成本,也足以覆盖每年上千万的养护费用。因此,这条高速当年还被称为公路“印钞机”,屡遭质疑。

广佛高速更加赚钱。根据粤高速A(000429.SZ)财报,2017年-2020年,广佛高速年通行费收入分别为4.35亿元、4.75亿元、4.71亿元、3.3亿元。刨除1亿多的营业成本,净利润高达2亿左右。


粤高速A2020年报截图/网络

最近取消收费的广州北环高速,也是个“印钞机”。这条高速西连广佛、东接广深,日均车流量超过42万辆,是广东乃至全国车流密度最高的高速之一,年收入同样数亿。

只是,不是所有高速都能赚钱,也不是所有高速都只需要维护。这些年全国高速建设如火如荼,里程与造价齐飞,举债规模越来越大。截至2021年末,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7.9万亿,路网飞速加密的地域大省,尤其是建造难度较高的山岭重丘地区,债务余额尤其庞大。

以经济、人口大省广东为例,2021年收费公路债务余额6487.4亿,较2019年增加了一半以上。全省通行费收入808.3亿,支出总额1397.3亿,收支缺口589亿。其中80%的支出用于偿还债务本金和利息,日常养护和运营只占到12%,跟还债比起来真不算太大负担。

因此,通过改扩建延长高速收费年限,差不多已经成了各地的普遍操作。但是,高速公路带有公益性质,其投资是否合理、经营有无亏损,本就不该由民众过度承担。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余凌云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高速公路公司属于公共机构,完成了收费的期限和还贷后,是不能再收的,不能让消费者过度承担。

反观广州,虽然取消北环高速收费会减少大笔收入、增加维护成本,但城市形象却相当加分。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教授林江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广州环城高速全线免费这一举措,可以视作广州在优化城市营商环境上的一个重大举动,将有效提升城市品牌效能,“通过高速免费这一行为,将吸引更多人来广州经商就业或者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