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话说,“挖矿的不如卖铲子的”。如今,电商的“卖铲人”也要IPO了。

这一次是SaaS行业的明星企业聚水潭。

全国平均每发出4-5个包裹中,就有1个来自聚水潭系统,2023年“双十一”聚水潭系统全网订单总量高达约14亿单,创造了行业纪录。聚水潭也是海澜之家、真维斯、贵人鸟、江南布衣等6万多个品牌的供应商。

聚水潭是一家为电商卖家提供SaaS ERP应用的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总部位于上海。它基于互联网SaaS架构,为电商企业搭建管理平台,致力于实现销售平台,仓储物流,生产供应三方之间的高效协同。

2015-2020年,聚水潭完成了7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超12亿元,并在5年间实现估值超70倍增长,估值达到60亿元,背后的投资方汇聚了红杉中国、中金资本、元璟资本、阿米巴投资、微光创投、蓝湖资本等众多机构。

“聚”起6万家电商

聚水潭创始人兼CEO骆海东花名“红茶”,技术出身,拥有超过20年传统及电商ERP的研发和实施部署经验,创办聚水潭前一直从事ERP相关的开发及管理工作,也曾参与了知名电商麦包包ERP系统的搭建工作。

一开始,骆海东对电商ERP的SaaS化创业就下了两个判断:首先SaaS ERP产品应该从小商家切入;第2要有足够大规模的商家使用。

聚水潭并非最早进入行业的公司,其2015年才开始把产品推向市场,在这之前有非常多友商已经做到上亿规模。其先发后至的核心就是EPR。

ERP主要辅助企业跟踪业务流程,如现金、原材料、生产能力以及业务订单状态,包括电商订单、采购订单和库存。在所有电商管理服务中,ERP管理是核心,直接决定了商家交易中的核心价值,从传统ERP到云端ERP,再到SaaS ERP,电商ERP的边界和管理链条在不断发展。

2021年到2023年,聚水潭电商SaaS ERP的客户数量分别为3.31万、4.6万和6.22万名,服务客户覆盖服饰、家居百货、食品和美妆等全品类。

为了触达更多的能力边界,聚水潭也在试图通过产业链上的投资完善其产品。

2021年,聚水潭战略投资了“画龙科技”,双方将共同在AI智能运营决策领域携手并进,推动行业数字化与智能化转型升级。画龙科技由硅谷AI运营博士专家团队回国创立,是国际商业AI发起者,致力于将商业AI决策大脑标准化、产品化、规模化推广到全球市场。

近几年,聚水潭还先后投资了专注供应链管理的“领猫”、领先行业的快进快出模式系统“多鸿”、专业的亚马逊一站式管理系统“ASINKING”、无代码PaaS管理工具“字节阵”、协同供应链企业“衣科股份”,通过资源整合逐步形成了完善的电商企业服务生态矩阵。

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以2023年的相关收入计,聚水潭是中国最大的电商SaaS ERP提供商,占据23.2%的市场份额。

早期天使是阿米巴投资和吴宵光

早期,聚水潭的融资之路并不舒畅,甚至一度遭遇过被早期投资人看不上而撤资。

最终聚水潭最早期的投资人是阿米巴投资和吴宵光。2016年,后面二者完成了聚水潭1000万的天使轮投资。

吴宵光,这个名字对于互联网圈子的人来说应该不会太陌生。他是原腾讯电商控股公司CEO,原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他在任期间,在腾讯推出过大型的B2B2C的电子商务平台。2015年,吴宵光从腾讯离职,并成立基金“微光创投”职业做天使投资,市面资料显示他已进行了25次投资,其中一笔还包括水滴筹。

以个人名义投了天使轮后,2017年,吴宵光又以微光创投的名义和阿米巴投资共同追加了A轮融资,此时入局的还有湖州万漉鼎实股权投资,共计投资5000万元。

但在聚水潭IPO前,微光创投已实现部分套现。据招股书披露,微光与GGV曾于2021年6月订立一则存款协议,在2023年3月2日修订后,微光同意转让聚水潭76287元注册股本给GGV,价格为1600万美元,交易于2023年6月8日进行。按前后交替的金额跟份额计算,这意味着微光或可获得1.13亿元的差价收益。

此后,积水潭也引来无数VC竞相投资。2018年,元璟资本独家投资1亿元B轮融资,紧接着,元璟资本与蓝湖资本、嘉海基金又投了其B+轮1.5亿元;2019年,B+轮种又来了红杉,出资3亿。

选择押注聚水潭B+轮融资的蓝湖资本就认为垂直于电商的SaaS有极大的行业优势:一,它的业务天然“长”在线上,数据干净,其流程从订单生成到订单发货、流转都是标准化的。二,电商老板年轻且付费意愿强,并不排斥信息化。由于本身业务依托于云,对于在云上的SaaS产品也乐于接受。三,电商行业的整体发展依然在一个快车道上。

2020年,蓝湖资本再度追加,与中金资本和高盛集团一起完成1亿美元的C轮融资。此时投后估值为60亿元。聚水潭通过七轮融资累计募资超12亿元,与天使轮的8300万元估值相比,其在5年间实现估值超70倍增长。

IPO前,阿米巴资本持有聚水潭超10%的股份,为最大机构投资方。红杉中国、高盛、蓝湖资本以及元璟资本分别持有聚水潭超5%的股份,亦为主要机构投资方。

SaaS行业挑战仍存

尽管“卖铲子”听起来是一门好生意,但目前情况来看,SaaS行业难盈利已是共识。

不同于其他行业,SaaS企业往往需要通过投入大量资金来进行产品的开发、维护和改进,通常也需要通过大量的营销和推广来打响自身的知名度,以吸引更多数量的用户。但由于国内中小企业客户普遍存在付费意愿低、客单价低等情况,电商SaaS服务商的商业化之路并不算顺遂,亏损更是成为了电商SaaS领域的普遍状况,聚水潭同样如此。

据招股书显示,聚水潭2021-2023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33亿元、5.23亿元人民币、6.91亿元人民币,实现连年增长。报告期内,聚水潭同期经调整后的净亏损分别为1.37亿元、3.79亿元及2.06亿元。

营销和研发是大头。

2021年至2023年三年间,聚水潭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2.35亿元、3.14亿元、3.44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约为54%及60%、49%。同期,聚水潭研发开支分别为1.918亿元及2.343亿元、2.339亿元。聚水潭也在招股书中坦言,预期随着规模扩张仍将继续产生亏损,短期内无法实现盈利。

据灼识咨询,全球包括美国及中国的SaaS公司盈利之前通常会保持约15年的亏损状态。若按此计算,成立于2014年的聚水潭想要实现盈利仍有6年时间要走,而现如今正是其需要“烧钱”的时候。

国内SaaS行业在2020年疫情推动下经历了一段过山车式发展。自2021年下半年开始,因美股SaaS估值的崩塌,以及多家头部公司业绩不达预期,资本对国内SaaS赛道的热情开始骤减。

相关数据显示,2023年1-7月,SaaS行业共发生投融资50笔,投融资金额为43.52亿元,而2021年、2022年同期分别为153笔、258.2亿元;120笔、142.37亿元。从数字上来看,融资次数和频次降了3/2,融资金额也骤降近6成。

最近传来的坏消息来自“飞书”。3月26日,飞书正式裁员20%,涉及人数达上千人。2024年的SaaS行业,寒冬持续凛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