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今元宇宙概念爆火、AIGC应用赋能下,数字人市场规模急速上升。据统计,2023年全球数字人市场价值为216.8亿美元,预计到2031年将达到4307.1亿美元。随着各行各业融入AI设计理念,“虚拟”不断被带入“现实”,数字人也卷进了直播行业。其形象动作堪比真人,7×24小时无休息直播的形式,吸引了大量直播用户,特别是在海外市场的跨境电商领域,越来越多的电商主播开始尝试使用数字人融入直播带货。

在直播平台日益严苛的监管政策下,数字人能否有效规避敏感词,保证直播间合规性?在海外直播是否存在语言问题与理解差异?如何吸引流量,与TikTok、YouTube这类头部直播平台实现互联互通?

智信国际版重磅上线

随着直播变成了营销带货的一种主流手段,不少做跨境电商的企业为了抢占用户,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在TikTok、Facebook等头部电商平台上推出了7×24小时不间断的数字人直播。相比传统的直播模式,数字人直播省去了搭建场地、调试多个设备、前期沟通主播等多项流程,有效降低了一大半成本。通过NLP、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AI技术与人类实现实时互动,不仅解决了直播受限于时间、空间等问题,还能将用户扩展至全球范围,运用多国语音在多个海外平台直播,起到了显然的降本增效作用,也成为了人机交互领域的重要发明。

在数字人浪潮的推动下,新一波出海契机也随之而来,智信国际成为了其中之一。专注于做数字人直播的智信国际,目前情况已与You Tube、TikTok、Facebook、Instagram达成渠道合作,将业务发展至美国、英国及东南亚国家。

我们了解到,智信国际在业务层面涉及硬件产品和数字人定制等,其中数字人定制功能支持本人与数字人1:1复刻,技术层面,则需要真人形象通过拍摄来确定主播风格,且录制文稿配合特定交互动作来增加数字人的还原度。

数字人制作完成后,海外地区可以通过语言翻译、场景转换等功能调试设备,目前情况已经可以实现全英文口播,并建立了符合海外区域文化的专属话术数据库。再将制作出来的数字人放置在YouTube、TikTok等电商直播平台上,“主播”便可详细介绍商品信息、优惠细则、物流及售后等问题,期间对直播间观众提出的问题给出合理反馈,同时还可以规避直播中的敏感词,有效避免了合规性问题。

数字人在直播中究竟表现如何,可以借助转化率、GMV(商品交易总额)、出单量等这些重要指标分析,并对比同类型的真人主播进行判断。

数据对比真人主播

对于直播带货行业来说,使用成熟的数字人主播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成本,以智信公开的数据为例,其付费数字人主播用户群体中,女性用户占比为65%,年龄层集中在25-44岁之间,这与真人主播群体的年龄,性别特点高度重合。而从成本的角度来看,智信数字人国际版的定价为5000元,对于一些有直播需求的用户来说,这个成本是相对较低的,从直播带货的人力成本角度来衡量,选择数字人产品成本会更低,更容易拓展市场。

一般来说,直播带货的黄金时间集中在上午10点、下午2点、晚上10点。而根据智信公开的数据,数字人直播带货的主要出单时间段集中在国内时间的凌晨2点、早上8点及下午3点和5点,这可能是由于海外时差、区域作息不同,导致了与国内电商大规模成交时间存在一定偏差。

数字人带货的效果如何?我们以智信统计的一些关键数据为参考,从最近一周的交易是数据来看,“数字人主播每日带货销售额均超过1.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7万元)”,整体波动在1000美元左右,收入相对稳定。在海外,东南亚国家近年来对于直播带货的接受度与认可度直线上升,当地电商一年能够创造超2000亿的GMV,这样的机会,也吸引了大量直播带货团队将数字人带入了印尼、泰国等地。

在智信数字人带货热销排行榜中,女士纯色上衣、Cocomint Pulling Oil、扎染高腰紧身裤位列前三名。从榜单中不难发现,销售量高主要是服饰和食品类商品,且单价都不是太高,平均价格14.82美元。这也给了跨境电商企业一点启示,在海外直播还没成熟的情况下,用户都是抱着尝试新事物的心态去购物,带货前期可以用一些低价格、小件的日常用品先积累用户,再逐步上新贵的产品。

从这些交易数据来看,数字人直播转化率已逼近真人主播,不过收入主要还是靠大量低价格商品成交累积的。虽然海外直播市场还处于有待深入开发阶段,数字人直播也没有大面积普及,不过就数据来说,数字人主播已经有可以逐渐代替真人主播的倾向。

产品出海壁垒分析

由于文化的差异性,目前情况来说欧美国家的直播更侧重于娱乐游戏方面,在电商领域还处于开发阶段,而东南亚国家则在带货方面领先一步,数字人主播的进入显得更容易一些,不过还是会存在一定的壁垒,主要体现在付费意愿及应用场景两方面。

由于打造一个品质较高的数字人主播成本较高,开发者对于产品定价的考虑还是以服务B端用户为主。

在国内,直播带货目前情况已发展到了相对成熟的阶段,有稳定的客户群体之后,企业才会推陈出新启用数字人进行直播;而在海外,直播带货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企业会更愿意先用真人主播来吸引观众,积累了一定用户和流量后再通过数字人提升转化率。因此,数字人产品在现阶段出海可以尽量选择有一定直播基础和经验的公司去做定向推广,其付费的意愿可能会更高一些。

另外,当今直播已渗透到了各行各业,数字人主播不再仅仅局限于电商市场,更多场景也逐渐被探索。科大讯飞、商汤这些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头部公司,不仅仅将数字人直播运用到海外直播带货中,新闻播报、天气预报、直播讲课等场景也已经被成功应用。

在出海过程中,语言翻译是第1步也是决定性的一步,仅靠机械的文本翻译在特定场景下无法满足各地人口需求,需要更强文化背景与机器学习技术来进行语言转换。如直播讲课场景下,由于区域的思考方式与思维习惯差异较大,直接用简单的文本转化翻译方式直播无法让海外观众都能很好的理解,尤其在解题过程中,需要考虑当地的思考逻辑,再将其翻译成“白话”输出。

无论是运用数字人直播带货还是讲课播报,出海的门槛其实并不高,但由于海外直播市场才刚刚起步,想要运用数字人代替真人直播需要在语言、文化方面有更深入的探索,并从有一定用户积累的B端企业入手,以此来提高使用意愿,扩大受众群体。

结语

AI的发展使更多“替代”出现,能够从样貌、形态、语言、动作1:1复刻的数字人出现也加剧了人们对主播、老师这些岗位失业的担忧。从目前情况的技术来说,在一些需要强大思维逻辑的场景下,如应急处理、解题方法上,数字人还是无法替代真人去完成的。不过在带货、播报这些运用简单的语言转换就可应用的场景中,数字人还是起到了降本增效的作用。海外直播是一片蓝海市场,在发展初期,开发者的进入有望让数字人奠定更稳定的用户基础,构建更丰富的场景应用,打通更多元的渠道平台,共同建立直播行业新秩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