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运一梯队格局趋于稳定后,大家开始集体“出海”。

伴随着跨境电商爆发、制造业转移、部分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等因素,跨境一直是物流行业这几年的热词,高增长的市场,也出现令人震惊的增长神话。

一家现为拼多多集团跨境电商平台TEMU提供物流服务的企业向运联智库透露,2022年底双方洽谈合作时,TEMU全球一天的单量大概只有20万单,但到2023年底已经有超160万单了。

这种吸引力之下,越来越多的零担物流企业在国内站稳脚跟后,开始脱身“价格战”内卷,布局增量市场。出海东风下,零担物流企业能等到一个春天吗?

零担物流出海的三波机会

海外市场,正在酝酿一个性感的增长故事。

对于更加贴近B端市场的零担物流网络而言,至少可以抓住三波机会。

1)跨境电商。

TikTok Shop、TEMU、Shein、速卖通,被称为中国电商“出海四小龙”。过去几年他们的高速增长,正在成为全球电商格局演变的新变量。

这些电商平台的带动下,货代、专线、海外仓、合同物流、快递、快运等物流行业各细分领域的玩家们都在慢慢渗透入跨境的生态。

据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5776亿元,增长9.6%。物流企业业务普遍相对低迷的状态下,跨境电商这一具备增长潜力的市场仍持续释放红利。

2)产业迁移。

贸易战、价格战等因素的影响下,一方面,链主企业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价格洼地;另一方面,也有声音认为出于经济与就业的压力,围绕链主企业的供应链,在美国及其周边地区出现制造业回迁的现象。

当然,就如产业集群形成的演进过程一样,产业迁移也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其背后考验的是制造业与供应链的协同作用。

随着制造业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制造业的成本洼地,供应链的配套也是必要条件。因此,换一个角度来看,对于供应链企业而言,也许货量并没有消失,只是换了一个中转地。

同时,产业迁移直接带动类似拉美、东南亚等地区制造业高速发展,就像国内零担网络伴随着制造业的发展走向繁荣一样,海外似乎也迎来快运起网的最佳时机。

3)“一带一路”倡议、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RECP。

2013年,我国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及构建“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这一年起,中国与东盟贸易年均增速8.8%,高出同期中国整体年均增速3.8个百分点。

到2023年,中国-东盟双边贸易规模增长至6.41万亿元,东盟连续4年保持中国第1大贸易伙伴地位。

期间,REC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于2022年正式生效,其成员国包括10个东盟国家以及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5个非东盟国家。

作为全球最大的自贸区,RCEP的GDP、人口、贸易总额均占到全球总量的约30%。RCEP成员国之间承诺互相逐步降低关税,最终90%以上的产品将实现零关税。而这带来贸易成本的大幅降低。

“一带一路”倡议下,随着RCEP的生效以及相关政策红利的推动,中国与东盟货物贸易总量保持高增长趋势,区域产业链与供应链融合也更加紧密。

这种背景下,跨境贸易的货物需求、数量、种类越来越广,将会释放出更大规模的货运量和订单量。

借力跨境电商先“入行”再“入门”

大多数快运网络的出海业务,是从服务“出海四小龙”这样的跨境电商平台开始的。

2023年是跨境电商的“全托管元年”。这一年,TikTok Shop、TEMU、Shein、速卖通组成的“出海四小龙”,借助全托管模式快速跑马圈地,在全球电商市场竞争中抢夺份额。

当然,全托管的策略也非常有效。要知道TEMU在2022年的GMV大概为十多亿美元,有消息称其2023年全年GMV达到了140亿美元,一年实现接近10倍的增长。而TEMU内部对2024年定下一个激进的目标,GMV要达到300亿美元。

全托管的核心,是通过低价爆品打市场,平台负责店铺运营、仓储、配送、退换货、售后服务甚至定价等环节,商家则只负责提供货品,备货入仓。

而到了2024年,跨境电商行业开始发生大的变化:

1)从全托管到半托管。

跨境电商商家通过全托管模式入行之后,开始思考如何放大自己的运营能力与产品能力。此时,平台也希望通过放权的方式,扭转消费者对平台产品低质低价的认知,从而在占领海外市场后,放大GMV。

因此,商家逐渐参与到跨境电商的店铺运营、产品迭代、定价等环节。与之相对应的,相对于过去的爆款策略,现在商家需要进行市场测款。

这也带来商家物流服务需求的变化:既能满足大批量爆款的运输,同时也能够满足其小批量、多批次的测款。

零担物流网络的优势,被放大出来。

据运联智库了解,目前情况安能、壹米滴答、跨越速运等零担物流网络,已经是TEMU的国内头程业务的头部供应商。

2)从中小商家的爆款出海,到品牌规模化出海。

某种程度上来讲,全托管模式是跨境电商平台“跑马圈地”的时代,是平台降低市场准入门槛的一种打法。

此前,百世国际跨境业务总经理吴林浩在接受运联智库采访时提到,随着海外渠道的打开,越来越多的品牌商也看到这个增量市场的机会。这意味着,不仅客户通过线上渠道做B2C的业务,一些大的品牌也通过线下渠道做B2B2C的业务。

随之而来的就是,过去的直发模式会逐渐减少,海外仓成为主流。这考验的是国内网络与海外节点、海外网络的协同。

而百世的优势便是,相对于顺丰、圆通等通过收并购布局国际业务的企业,百世是实打实地完成在泰国、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的快递网络覆盖的企业。在品牌规模化出海的趋势下,网络之间的协同让百世走在了出海的前列。

零担物流出海打出差异化

不仅零担网络的头部玩家已经把出海提到战略位置,就连冷链零担网络瑞云冷链也开始布局海外市场了。

安能物流、跨越速运在服务TEMU等跨境电商平台时,布局出海业务;壹米滴答通过在海外布局快运网络,意在成为全球化的快运公司;百世快运则通过国际快递、供应链、快运业务的系统助力品牌出海;中通快运在去年底启动国际化战略;瑞云冷链也是通过国际化战略打开新的增长曲线……

事实上,从上述不同网络接触出海业务的契机来看,大家已经开始跑出差异化的路线。

1)国内头程。

大多数网络,是从国内头程业务做起的。对海外经济环境、政策环境、文化环境不那么熟悉的情况下,跟着巨头做出海业务是大家的首选。

一方面,对于头部网络而言,国内的网络覆盖、成本能力等都是自己熟悉的领域;另一方面,在服务跨境电商平台的过程中,也是逐渐入门的过程。

目前情况来看,跨越速运、安能物流借助成熟的国内网络,成为跨境电商平台头程业务的核心供应商。

2)海外起网。

除了跨境电商头程业务之外,类似壹米滴答、百世快运等快运网络已经开始在海外起网,甚至冷链零担市场的新星瑞云冷链也在今年开启国际化战略,在海外布局冷链零担网络。

其核心逻辑还是以东南亚为跳板,通过参与这些国家的经济转型、基建增长、消费升级等,将国内过去多年的成长经验,重新复制到相似的土壤。

当然,这个复制过程需要与当地政策、文化等相适配。

比如,百世依托其在马来西亚的快递网络,逐渐布局30KG以上的快运业务。壹米滴答则是借力极兔的资本及运营经验,已经在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相继起网,已经打造了一定的网络规模。

据壹米滴答透露,今年5月份其计划开通菲律宾市场,下半年在越南、泰国起网,未来几年将开通包括中国在内的10个国家,正式成为全球化的快运公司。

瑞云冷链则依托强大的股东背景,包括招商局创投、中垦基金等央企及政府资源支持,以及三菱商事、美国斯道、日本瑞穗银行外部资源支持,从中泰业务互流开始,逐渐布局日韩和俄罗斯市场,并定下4年20亿元营收的战略目标。

3)多网联动。

当然,在商流端从中小商家出海到品牌规模化出海的背景下,物流履约还需要多网联动。也就是说,跨境业务除了快递企业之外,也开始向供应链企业、快运企业、仓储企业等开放,并从中寻求协同。

我们了解到,百世成功在东南亚搭建了几张快递网络。如今其以东南亚本土快递服务为基础,逐步叠加布局东南亚仓网、大件快运网络、跨境网络等,形成中国、东南亚和北美间的B2B2C和跨境业务网络。

目前情况,其已在泰国、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布局快递网,并在马来西亚成功落地大件快运业务。基于2020年就已经建成的马来西亚快递网络,百世的快运网络可提供单票30KG以上的寄递服务。同时,通过国际干线拉通百世给内快运网,实现了马来西亚快运网和国内快运网的联动互补。

头部玩家跑步入局,出海也在成为零担网络的必选题。根据入局的早晚,这些玩家已经开始跑出了差异化。谁能搭上海外市场的东风?你们怎么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