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70万是个什么概念?

要知道,那年北京房价也不过1万5一平,相当于一杯喝掉了北京一套300平米的四合院!纵使这瓶酒有75年历史,传承明晰,是绝版孤品,但这个价格依旧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果然,很快有媒体挖出了蛛丝马迹。

提供这瓶酒的人,是赖茅鼻祖赖嘉荣的嫡孙赖世豪,而拍下这瓶酒的人同样姓赖,并且是赖氏宗亲。

赖世豪(左) 赖培华(右)

这就有点炒作的嫌疑了,但令人惊讶的是,直到非常多年以后,时任贵州电视台台长退休后,公开表示当时早就知道是炒作了。

但出于对赖家后人的同情以及对茅台的愤怒,依然选择报道了这则新闻。

用老台长的话说,与其说赖家炒作,倒不如说他们走投无路,想借助媒体的力量搞个大新闻,从茅台手中拿回品牌!

非常多不懂酒的人乍听赖茅俩字,会误认为是蹭茅台的,可实际上赖茅是茅台厂的前身,也是真正的酱香之祖。

甚至非常多人认为,如果没有那场茅台与赖家后人持续近30年的官司,现在被迫改名赖氏父子的赖家茅酒可能会比茅台更有名!

1953年,茅台镇地方政府通过赎买、没收等形式,整合了赖、华、王三家私人酿酒作坊,成立了国营茅台酒厂,也就是今日的贵州茅台集团。

三家老酒坊中,当时最具知名度毫无疑问是赖家。

它所生产的赖茅早在1942年就远销香港,供不应求。1950年,酿出那瓶千万天价酒的赖贵山,跟随访问团受邀参加国庆观礼,被点名带50瓶酒去款待外宾。

茅台1988年被选为国宴用酒,而赖家茅酒达成这项成就,比它早了整整38年!

据当时的茅台镇镇委书记回忆,赖家之所以愿意合并进茅台,是特殊年代为集体考虑,为支持国家规划而牺牲小我。

但矛盾的种子,也在合并之初就种下了。

原因是赖家祖传的酿酒技法,并没有在酒厂合并后传给外姓人。相反还是以传男不传女的习俗在家族内传承。

这也是从1953到1988,将近40年的时间里,茅台从没有生产过赖茅的原因,因为它是真的不会!

赖贵山(左) 赖世豪(右)

1986年,改革开放后,赖贵山带着儿子赖世豪回到茅台镇,沿用祖传技艺,恢复了赖家酒的生产,也就是今日的赖氏父子酒。

当然了,当时的名字还叫赖茅。

赖家独门酿酒技术重出江湖。得到了当时中国白酒界的泰山北斗,同时也是轻工业部工程师周恒刚的点名支持,差不多是一夜成名!

周恒刚当时刚通过两次科技试点,把茅台的酒质提升了一大截,在业内声名显赫。

这样一位见过世面的大佬尝过酒后感叹:难得呀,几十年了,我终于又饮到赖老板的酒了!
周恒刚对赖氏酒的认可,让当时非常多酒评人也开始把赖茅和茅台相提并论,比较孰优孰劣,而敏锐觉察到挑战的茅台很快就做出了反应。

1988年,茅台突然向有关部门提出了三大商标申请,对应的正是当年那三家酒坊的赖茅、华茅和王茅。

结果华茅和王茅都顺利通过,赖茅的官司却一打就是26年。

为什么有关部门不愿意给茅台通过?
最主要的原因是茅台确实不掌握赖家酿酒技术,同时赖家后人刚复兴这个酒,打出一些名气,就迫不及待来抢商标,即使旁观者也能看出是什么动机。

但此时的赖家人也不会想到,这场官司会先后熬走他们两代人。也让外资利用这个品牌,赚走几十亿财富!
在茅台和赖家打官司的26年里,因为始终没有确定品牌归属权,导致茅台镇一度涌现出400多家跟赖茅有关的牌子。

这里面有非常多是外资趁虚而入,保守估计赚走了几十亿!
2014年,官司终于打完,赖茅却被判给了茅台。

当时知情人爆料,地方上也给这个案子判罚提供了意见,认为赖茅归到茅台,会更有利于集中发展。

丢了赖家商标,打了20多年官司负债过亿的赖世豪,3年后在郁郁寡欢中去世。

生前他反复念叨的一句话是:茅台历史上60年都没生产过这个酒,商标怎么就成它的了呢?

赖世豪(左) 赖天鹏(右)

商标最终没有判给赖家,在业内非常多人看来是不服气的,也是段悲情故事

当然了,此时更悲情的,是赖世豪的儿子赖天鹏。

父亲去世,赖天鹏接手酒厂,一上来就是天崩开局,刚睁眼一亿多负债,是名副其实的负二代。

他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再跟茅台打官司了。

为了还债,也为了恢复赖家往日的光辉,赖天鹏选择彻底放弃赖茅的商标使用,改用“赖氏父子”打反击战。

换句话说,我们今日看到的赖氏父子酒,正是当年真正的赖茅。
赖氏父子用的祖传酿酒技法,可以用“一个独家和三个高温”来概括。

一个独家指的是赖家祖传的独门回沙工艺,已经传承了上百年。用这个工艺酿出来的酒酒液黏稠,酱香味更足。

而三个高温,分别指的是高温制曲、高温堆积和高温蒸馏,其中高温制曲和高温堆积,在世界蒸馏酒中也是独一无二的创举。
赖氏父子在高达62度的温度下制曲,经二次翻曲,40天成熟,存放半年以上带来大量微生物。

同时赖家针对高温制曲,专门设计的堆积工艺,能使堆积温度再次达到50度左右,进一步网罗出大量微生物。

最后比普通白酒高15度的接酒温度,挥发掉影响口味的低沸点物质,给赖氏父子带来了独一无二的酱香味。

正如前中信证券首席分析师薛凯所评价的:

被茅台拿走的商标,那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只要真正赖家茅酒的传承人还在,赖家手艺还在,像赖氏父子这样的品牌还在,还怕赖家不能二次复兴吗?

旁观者很难想象,在没有营销投入的情况下,赖氏父子凭借出色的酒质,和老百姓都负担得起的价格,仅靠老客户回购和熟人介绍,就让赖天鹏在短短几年还清了1亿多的负债。

2021年,赖氏父子的销售额首次破亿;2022年,再次实现了超60%的同比增长。

在不太做广告的情况下,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几年,赖氏父子酒厂先后获得了贵州老字号称号、第22届布鲁塞尔大金奖、2021国际酒类(中国)大奖赛双料大奖等多项荣誉。

从天崩开局到名利双收,赖天鹏之所以能靠赖氏父子翻盘离不开坚韧两个字。

可以看到,现在全网白酒差不多都在蹭茅台,只有赖氏父子极力撇开与茅台的关系。

为什么?

因为茅台对别的酒来说是光环,而对赖氏父子来说赖家茅酒本就是酱酒之祖。它是茅台的前身,那份光环本就有一部分属于它。

用赖天鹏的话说,只要我坚持让老百姓能用几顿点外卖的钱,就能喝上一口传承百年的赖家茅酒。不去收割,日拱一卒,还用得着蹭茅台吗?

文章转载至公众号:数局 大数跨境经授权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