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航空货运增长的重要因素

近几个月,航空货运需求持续增长,运费费率自2月末起稳步上升。在经历了2023年8月的市场低谷后,当前市场的强劲反弹态势出乎行业观察者的预料。整体来看,市场情况比较乐观,但这种市场复苏并不均衡,部分地区的增长仍显疲软。

其中,海运市场的不稳定和中国电商巨头的崛起是推动航空货运增长的重要因素,SHEIN、TEMU、阿里巴巴等电商平台占据了中国出口的主要运力。随着这些B2C企业对空运需求的激增,台湾物流供应商Dimerco Express发出警告,今年从中国大陆和香港飞往美国和欧洲的航班运力已被预订一空,这无疑加大了货运代理确保稳定货运空间的难度。

根据费率基准测试平台Xeneta的数据显示,3月空运量同比增长11%,这一增长率在2024年1-2月继续保持稳定;国际航空运输协会近期的数据也显示,2月航空货运需求增长11.9%,进一步印证了Xeneta的结果。

2024年伊始,货运航班的航班量就呈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据BMO Capital Markets(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的数据显示,今年第1季度货运航班的飞行活动量增长了6.2%,是两年来首次出现正增长。另外,与2023年同期相比,今年3月全球航空货运业的飞行活动量更是增长了6.8%。

随着空运货物量持续攀升,并超过现有运力的增长,3月份全球平均空运即期费率较上月上涨7%。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年前由于疫情消退,运费费率曾大幅下跌超过40%。目前情况全球平均即期费率已经连续七周保持上涨态势,与一个月前相比上涨了9%,与去年同期相比也上涨了6%。当前的费率同比差距已经基本持平,全球航运价格(约为2.55美元/公斤)相较于疫情爆发前已经高出40%。而仅仅在一个月前,费率还比去年同期低了整整15个百分点。

目前情况,航空货运最为活跃的区域主要集中在从中东和东南亚通往欧洲的贸易航线,以及从中国通往欧洲和美国的航线。这些繁忙的贸易走廊为全球航空货运平均业绩的提升注入了强劲动力。得益于此,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在经历了2023年高达31%的业务收缩后,今年第1季度其收入同比仅微降1.8%,差不多重返增长轨道。

红海危机下的航空货运变化

为规避红海航运延误,一些依赖稳定供应链的企业开始选择空运产品。

由于胡塞叛军的导弹和无人机对商船的攻击,集装箱航运公司不得不避开红海航线,从而导致运输时间增加了10天甚至更长。据海运情报数据显示,2月,亚洲至北欧的航运可靠性跌至34%的历史低点。物流巨头Flexport的研究指出,中国至北欧的海上航程(从工厂到离开目的港)延长至70天。Niall van de Wouw也提到,为确保不错失西方春季时装市场,孟加拉国、印度和斯里兰卡的服装企业可能正在考虑转变运输方式。

海运的运输需求正在呈现下滑趋势,随着中国春节后的生产和分销逐渐步入正轨,货主们对于快速运输的迫切需求有所降低。同时,集装箱航运公司也在积极调整航线网络,避免经过易受攻击的苏伊士运河,以适应绕行非洲的新航线。数据提供商Freightos的研究主管Judah Levine表示,随着集装箱航运公司增加备用运力以确保更长的无间断运输时间,当前的海运时间表已经趋于稳定。


图片来源:Flexport

根据Xeneta的最新数据,截至4月中旬,海运需求的增长率已放缓至8%。其中一个主要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地缘政治冲突的潜在风险正在上升。此前伊朗对以色列发动了空袭,伊朗军队在波斯湾口扣押了一艘以色列拥有的集装箱船,这可能会切断迪拜和其他港口的航线,并导致航班改道。

第1季度,空运需求增长超过了运力增长,给运费费率带来上行压力,并使装载率提升了两个百分点至61%。但近期的发展趋势表明这些状况正在发生变化,与去年同期相比,4月的运力供给增加了约11%。另外,随着夏季旅游旺季的到来,未来几周,客运航空公司在夏季旅行季节的飞机激增,预计将显著增加航空货运的总货运能力。但要注意的是,如果航班满载乘客和行李,那么客机腹舱的货物空间可能会受限。

尽管宽体飞机大量涌入市场,但跨太平洋航线的运力仍然紧张。这主要是由于疫情以来,亚洲航空公司尚未完全重建网络,以及美国当局在恢复对中国航空公司的许可方面行动缓慢,美国运输部4月份将每周航班数量从35个增加到50个,但这只是中国航空公司在疫情前航班活动的三分之一。

一些航空公司为了把握亚洲市场的强劲增长机遇,正积极引入更多货机。例如,CMA CGM航空货运公司计划在下半年开通连接中国香港、芝加哥和韩国首尔的新型波音777货机航线,并有望在年底前投入第2架777货机,以加强中国与北美之间的货运连接。

根据市场情报公司的数据,随着航运延误和设备短缺问题逐渐得到缓解,像印度次大陆这样曾受到严重影响的地区,其航空货运需求本月也开始出现回落。

据研究机构WorldACD数据,虽然从迪拜到欧洲的航空货运量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多,但低于3月初的3倍同期增长。这一增长趋势反映了海空联运的逐渐兴起,该模式涉及从亚洲和西南亚通过海运到达迪拜,再借助迪拜港口与机场的紧密衔接,高效转运至飞机。另外,越南及东南亚其他地区的货主也开始通过陆路将货物运至曼谷,再转运至飞往欧美地区的航班,以此规避海运延误。曼谷的航空货运需求比3月初下降了13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3%;而斯里兰卡的航空货运出口量在7周前比2023年高出20%以上后,本月略有收缩。

从中东和南亚到欧洲的平均即期运价3月份较2月份上涨46%,同比上涨71%,至每公斤2.80美元以上。本月价格持续飙升,达到一年前水平的两倍多。

电商货物助推空运需求超过运力增长

从中国直达消费者的运输方式对航空货运需求和运价产生了巨大影响。以往,欧洲和北美的消费者在网上购买国际商品时,都是通过海运先抵达美国仓库,再从库存中发货给消费者。然而,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

据Dimerco Express Group的营销主管Catherine Chien透露,目前情况在中国华南地区和香港地区的航空货运中,电商货物约占50%,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口的空运货物中,有30%是电商货物的贡献。

今年以来,航空货运需求超过了运力增长。图片来源:Xeneta

物流提供商Flexport全球空运发展高级总监Thomas Kempf表示:“全球空运能力的增长速度与电子商务需求的增长速度不同,因此电子商务和所有其他依赖空运的供应链之间将会上演一场激烈的运力争夺战。目前情况,在亚太地区,电商货物已经占据了约35%的空运量。”

Dimerco Express Group和其他物流专家表示,由于跨境电商在中国及亚洲其他地区占据了大量的出口空运运力,货运代理对舱位预订协议(在特定航班上预留预定舱位的合同)的需求比往常更强劲。货运代理期望得到舱位空间保障,以支持其与电商平台之间的业务合作,或确保能满足其他客户的运输需求,尤其是在假日购物季前的运输高峰期。

Chien指出,航空公司今年在飞往中国的航班上预留了更多的空间以应对预购需求。这意味着,在旺季期间,市场上的可用运力将会减少,除非增加航班数量,否则运价将不可避免地上涨。

例如,总部位于美国的阿特拉斯航空公司于4月开始运营一架777货机,每周往返中美六次,专门为云途快递运送小包裹。此前,双方于去年12月推出了一条从中国厦门到迈阿密的专线。

根据TAC指数,截至4月中旬,从中国香港至欧洲和北美的航线运价同比分别上涨了约11%和8%,而从中国上海至北美的出港航线运价与去年持平。目前情况,从中国香港运送产品到美国的成本约为每公斤5.5美元,比疫情前高出三分之一。

Xeneta表示,尽管航空货运市场吃紧,但托运人仍倾向于购买短期运力而不是长期合同,因为他们预计红海的混乱将会缓解,夏季将有更多的客机腹舱运力涌入市场。Freightos首席营收官兼网络货运平台负责人Manel Galindo解释称,去年底,由于海运的不确定性,现货价格涨,以及为客户担保集装箱舱位的兴趣增加,货主对多月期航空合同的兴趣有所增加。但随着红海周围的货运流趋于平稳,这一趋势又回到了即时交易。

航空货运尚未完全复苏

航空货运提供商对市场前景普遍持乐观态度。尽管当前的高增长可能难以长期维持,但全年货运量的稳健增长是可期的。

全货运运营商阿特拉斯航空的首席执行官 Michael Steen预计,随着市场走出低谷,全年市场将比2023年增长约3.5%至4.5%。

全球经济信号仍然喜忧参半,但有利于航空货运的条件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

国际数据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 .)报告称,今年第1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较去年同期增长7.8%,这是智能手机出货量连续第3个季度增长,今年可能会继续增长。

另外,随着商品的需求增加了工厂生产,工业机械和设备订单也随之增加,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较2月份上升2.5个点,进入增长区域。制造业是航空货运增长的领先指标,这一趋势在中国和英国也在复苏。根据美国全国零售联合会的港口跟踪报告,美国今年的海运进口预计将比去年增长11%。

美国东海岸海运码头和码头工人之间的谈判值得关注。如果码头工人在10月合同到期后罢工,可能会导致零售商和制造商将货物转交给航空公司以避免延误。许多企业已经在实施应急计划,通过提前运输货物或将货物转移到西海岸港口。但是,如果谈判陷入僵局,在正式罢工前几周,关键货物的运输可能会转向空运。

除亚洲以外的其他地区的运输仍然疲软,尤其是欧洲地区。在欧洲,通胀率连续第3个月下降至2.4%,但制造业继续萎缩。

投资银行Stifel的高级研究分析师Mark Zeck最后总结道:“航空货运尚未完全复苏,因为目前情况运费和运量的优势主要是由特定地区(亚洲-出境)和产品(电子商务)推动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