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十二载漫长的岁月,关于MSC地中海航运公司旗下集装箱船所遭遇的那场致命爆炸所引发的纷争,终于在最近画上了句号。

这场旷日持久的法律较量终告一段落,双方达成了和解。最终,奥斯陆上市的化学品运输巨头Stolt-Nielsen Group,在确认承担部分事故责任后,决定支付高达2.9亿美元的赔偿金。

12年前的爆炸案3名船员死亡

据报道,地中海“MSC Flaminia”轮在从美国港口查尔斯顿到比利时安特卫普途中发生火灾并爆炸。当时船上载有6500个标准箱,失事船上总共有25人,包括23名船员(5名德国人、3名波兰人及15名菲律宾人),另有2名乘客。

最终,事故造成3名船员死亡,其余20人由救生艇顺利救出。此次事故也被列入十余年来全球范围内最严重的海事事故之一。

爆炸是由三个装有化学品DVB的罐式集装箱之一或多个内部物质自动聚合所引起,这些集装箱于2012年7月1日从新奥尔良运来。据船员称,火势自第4舱口蔓延,这里放着3个罐式集装箱,托运人为Deltech。

另外,一些集装箱中运有危险货物,为次氯酸钙(即漂白粉,具易燃性)。“MSC Flaminia”轮是MSC船队中的大型集装箱船之一,运力为6750个标准箱。

“MSC Flaminia”轮的失事再度引起航运业对危险品误报、瞒报的重视。有时集装箱内装载的货物与载货单上记载不符,没有做危险品申报,而将其作为一般货物进行托运,目的在于避免引起承运人注意。因此应严格执行对危险品的申报、审核。

事后的多方“混战”

我们了解到,这是纽约联邦法院美国地区法官乔治·丹尼尔斯(George Daniels)目前情况正在审理的主要案件中的第1802 项诉讼。自2012年12月货运利益集团提起诉讼以来,该案一直争论不休。

2013年,该船的船东、管理者和运营商提出索赔,称第4舱中的三个罐式集装箱是火灾发生的原因,并且Stolt Tank Containers(后称Stolt)“没有充分警告货物的固有危险性”。

2017年1月18日,美国纽约南区法院于就相关案件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托运人Deltech(货主)及其货代Stolt(无船承运人)分别承担55%和45%的事故责任,而承运人MSC、船舶所有人Conti、船舶经营人NSB、码头等其他当事人均不承担责任。Stolt和Deltech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2023年6月30日,美国上诉法院第2巡回法庭于作出二审判决,总体上维持了2018年的一审判决,该裁决认定Stolt Tank Containers和另一家公司对MSC船舶事故负有责任。

Stolt Tank Containers的母公司——Stolt-Nielsen Group是全球知名的化学品物流公司,其表示对上诉法院的裁决“感到失望”。“公司目前情况正在评估法院裁决的法律和财务影响,其中包括反对意见,并正在考虑进一步上诉和减罚。”

另一方面,承运人MSC和船主Conti之间的纠纷则更加难以界定。

即使这艘船最终被救起并修复,但船主Conti还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Conti向该船的承租人MSC提出仲裁索赔,要求收回该船在租期停止服务期间的租金,并赔偿因事故造成的损失。仲裁员裁定,该船始终处于租用状态,MSC应就伤亡事故为Conti承担责任。在2021年7月30日的裁决中,他们裁定赔偿金额约为2亿美元。

针对仲裁裁决的数额,MSC根据《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以下简称《1976年公约》)在伦敦高等法院申请设立责任限制基金。如果MSC有权限制责任,则根据船舶吨位,其损害赔偿责任将限制在约2820万英镑。

MSC承认,对船舶修理费的索赔,其无权主张责任限制。但是MSC和Conti对以下四项费用的索赔是否属于限制性债权产生了争议:

(1)在威廉港卸货并消除货物污染的费用索赔;

(2)清除受污染的消防水的费用索赔;

(3)Conti向有关国家支付的防污染费用索赔;

(4)从船上清除火损废料的费用索赔。

英国高等法院在2022年11月2日作出判决,认为MSC对这些费用均不得主张责任限制。MSC随即提出上诉。2023年9月1日,上诉法院支持了一审判决(尽管理由稍有不同),驳回了MSC的上诉(The MSC Flaminia No.2[2023]EWCA Civ 1007)。

法官安德鲁·贝克(Andrew Baker)审理了诉讼时效,他此前曾认为,MSC无权获得反诉讼禁令,以阻止Conti在其他地方寻求执行其仲裁裁决。法官认为,MSC无权限制其责任,因为Conti的索赔不属于公约第2条任何一款的范围。但是,法官在这样认为时,驳回了Conti的意见,即第2(1)条规定的吨位限制只适用于不属于1976年公约第1(2)条中“船东”的扩展定义的人在一审中遭受损失的索赔。

MSC将向船东Conti支付与事故相关的费用以及船舶闲置期间的收入损失。

和解金近21亿

关于和解条款的具体内容尚未公开披露,但根据Stolt在其最新发布的第1季度收益报告中的陈述,该公司已就相关事件支付了约2.9亿美元的费用,约合21亿元人民币。

回顾《贸易风》先前的报道,Stolt在2023年的财务报告中已为该案的预期和解计提了1.55亿美元的准备金。在第1季度财报中,该公司明确指出:“和解金额不需要进一步进行法律索赔拨备。”

弗拉米尼亚案作为纽约一桩持续十多年的法律纠纷,一直牵动着律师界的关注。在此案中,船东(隶属于德国康迪公司)及其管理方NSB集团由Montgomery Mccracken律师事务所以Eugene O\'Connor为首的律师团队进行代理。

地中海航运公司则由Lyons & Flood律师事务所的Edward Flood律师和Jon Werner律师代表。至于Deltech公司,尽管其最终赔偿金额尚未对外公布,但该公司已委托Giuliano, McDonell & Perrone事务所的Joseph Perrone律师和Timothy McDonell律师,以及Hunton Andrews Kurth事务所的Lawrence DeMeo律师作为代表进行法律事务的处理。

Stolt方面,其法律事务由Nicoletti Hornig & Sweeney律师事务所的John Nicoletti律师负责代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