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四,众议院副多数党领袖比恩韦尼多·阿班特提交了一项法案,名为《规范外国敌对势力控制的应用法案》。这项法案让总统有权力判断哪些国家是“菲律宾的敌对国家”,并禁止那些国家可能用来“渗透”并威胁国家安全的数字应用程序。

直白点说,就是让总统大大判断哪个国家跟菲律宾不对付,然后咔嚓一下,把那些国家可能用来“偷窥”并威胁国家安全的数字应用全都给禁了!

这就像是给手机应用加了个“防火墙”,把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全都挡在门外。但是,也有学者担心,这防火墙会不会太猛了,一不小心就把菲律宾自家言论自由的门也给关上了呢?

人们想知道,这项禁令究竟是为了保护国家安全,还是在限制言论自由。

在法案的说明中,阿班特提到:

“西方的立法者和监管机构越来越担心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可能会将用户的敏感数据,比如位置信息,泄露给中国政府。他们指出,中国的法律允许政府秘密地从中国公司和公民那里获取数据用于情报收集。因此,中国可能会利用TikTok来传播假消息,这种担忧在美国愈演愈烈,最后导致了去年美国通过了禁止TikTok的法律。”

阿班特还指出,印度已经禁止了TikTok和其他中国公司的应用程序,因为他们“认为这些应用会秘密地将用户数据发送到国外的服务器”。

菲律宾奎松市的一座由Dito电信公司运营的基站塔

阿班特的法案不仅要禁止TikTok,还要禁止中国公司在菲律宾的关键基础设施(如电力和电信)中持有股份。他特别提到了中国企业在Dito电信公司和菲律宾国家电网公司的股份。

TikTok在菲律宾非常火爆,据德国数据收集平台Statista的数据,截至今年1月,它已有约4900万用户,这相当于2023年底菲律宾人口总数的约43%。

菲律宾非常多政客都在TikTok上开了官方账号,包括拥有160万粉丝的总统小费迪南德·马科斯。

不过阿班特没有个人TikTok账号,但他所在的都市圣经浸信会在TikTok上有4057名粉丝。

拥有755500名粉丝的反对派参议员里萨·洪蒂韦罗斯,在2023年3月的一次菲律宾外国记者协会论坛上被问到是否支持封禁TikTok。

洪蒂韦罗斯表示,她的参议院办公室已经给三位TikTok创作者颁了奖,因为他们在这个平台上创作了“促进性别平等和女性赋权的内容”。

里萨·洪蒂韦罗斯参议员在一月份的参议院会议上

她强调,政府需要与TikTok等公司合作,共同打击利用该平台实施诈骗和人口贩卖的犯罪分子。

当被问及菲律宾是否应该担心中国可能利用TikTok监视外国政府时,洪蒂韦罗斯回应:“如果我们担忧中国国有企业渗透到我们的电网、电信和社交媒体平台,那么这确实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问题。”

她进一步表示:“中国企业在海外运营时,有义务根据中国的法律,按要求向中国政府提供信息,这是企业无法拒绝的。”

而退休的菲律宾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尼奥·卡普里奥则直言不讳地表示,他支持封杀TikTok。

卡普里奥在南海问题上一直态度坚决,他表示:“根据中国法律,中国公民和公司都得在需要时,向中国政府提供他们所掌握的数据,包括他们掌握的第3方数据。这意味着TikTok必须将菲律宾TikTok用户的私人数据移交给北京。”他还指出,“这将违反菲律宾的数据隐私法,该法规定,除非有菲律宾法院的命令,否则在将私人数据泄露给任何人之前,必须获得用户的同意。”

尽管TikTok在某些地区面临挑战和不公平待遇,但其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突破15亿,这一巨大的数字使得它成为全球卖家绝不能忽视的重要销售渠道。

以全球第2大电商市场美国为例,超过1.5亿的美国人正在积极使用TikTok,这使得TikTok Shop在美国地区迅速崛起并受到广泛关注。大量美国消费者正被这一平台吸引,不少跨境卖家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趋势,并成功地在短时间内实现了数千甚至上万单的销售佳绩。

尽管TikTok在某些国家会受到一些不公平待遇,但它目前情况已成为全球最火爆的社交平台之一,月活跃用户数高达15亿!

以全球第2大电商市场美国为例,超过1.5亿的美国人正在积极使用TikTok,这使得TikTok Shop在美国地区迅速崛起并受到广泛关注。大量美国消费者正被这一平台吸引,不少跨境卖家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趋势,并成功的在短时间内实现了数千甚至上万单的销售佳绩。 对于卖家们来说,是个不可错过的重要销售渠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