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100万!60天,1个亿!没错,这正是ChatGPT自上线以来取得的用户增长成绩。
不得不说,在TikTok取得成功后,互联网的围墙就被越码越高,用户的精力梯田中很难再被挤压出一个全新产品的空间,想要跻身大厂似乎只能瞄准现有的产品发力,夺取旧王手中的权柄才有那么一线可能,成为新时代的国民App。
而我们知道,ChatGPT瞄准的就是搜索领域的king——谷歌。

01谷歌没慌,但有点急

非常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一个无所不能的对话AI机器人会威胁到谷歌的搜索功能呢?答案其实就在谜面上,因为对话AI什么都知道,同时也因为SEO这种形式似乎太老了。
人的精力和大脑容量是有限的,而知识是无限的。在遇见不认识的文字时,我们早先会打开字典,后来会在手机上尝试,遇见更有难度的直接上搜索引擎。所以,到达搜索引擎这个层面,就是比拼谁知道的多,谁知道的更详细,然而Backrub(Google前身)通过排名点击频率尽可能完成了这一历史任务,也间接的让所有通网的地域解决了所有未知。
那为什么ChatGPT会威胁到Google呢?说白了,遇见问题,你是更喜欢问旁边没有知识死角的同事还是查一下厚重的百科全书呢?答案可想而知,而这个ChatGPT扮演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G半仙”。

当然,Google也意识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挑战。所以整个年初,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与公司高管一直开会研讨,Google是否有机会造出自己的新型 AI 聊天机器人,而这个自主研发的「Apprentice Bard」AI模型也被曝光,基于 LaMDA 对话技术,可以提供还算人性化的搜索回答。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谷歌今年预计将推出 20 多种新产品,其中就包含类似ChatGPT的搜索AI对话引擎,而且这个项目据传是内部优先级最高的产品。
此外,Google也并未想完全舍弃掉现有的海量内容,更大的方向是将聊天机器人置于搜索引擎之中,凭借自己毫秒级更新的数据库来领先其他产品。而且现在来看,确实Google也在此领先一步,因为ChatGPT掌握的知识库只到2021年,导致内容上还完全无法媲美Google所展示的内容。

另外,Google也找了第2个“篮子”来放鸡蛋——投资ChatGPT的竞品。据悉,谷歌旗下云计算部门Google Cloud本月4号宣布,其与OpenAI竞争对手、人工智能(AI)初创公司Anthropic建立新的合作伙伴关系,Anthropic已选择谷歌云作为首选云提供商,为其提供 AI 技术所需的算力。通过美媒可知,大概的投资金额在3亿-4亿美元左右,差不多买下了对方10%的股权。
那么这么大手笔的投入,难道连大厂都已经预测到,AI时代就在眼前了么?

02AIGC一只脚迈进了大门

World of Engineering 整理了一份「1百万用户竞速排名」,Airbnb 用了2年半、Twitter 用了 2 年、社交巨头Facebook用了10个月,而ChatGPT只用了,5天。

无论是互联网东风也好,亦或是蓝海助推也好,无论怎样,ChatGPT成为了所有消费类应用最快冲破1亿量级的产品。但是用户体量上去了,AIGC就真的能取代传统搜索引擎了么?

多数顶级开发者并不看好,普遍来说,AIGC想要取代大厂的巨物,需要解决4个难题:

1.数据的实时性问题。我们刚说过,大厂的壁垒即在于此,ChatGPT只有21年之前的数据,没有全新的知识库,就相当于AI只停留现在那个时代。而想要重新预训练模型,预计成本将达到百万-千万美元。

2.ChatGPT仍不足信。玩过ChatGPT的朋友都知道,现在还处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阶段,而一些非常垂直或者海外的信息,ChatGPT尚不能处理。(当然,要不小编就失业了

3.运行成本高昂。美媒依照现在的算力估算了下,就算每次回答长度平均为50个词,现在一个答案的成本约为1.3美分,是Google现阶段的3倍以上。所以现阶段超亿量级的用户如果没有微软等大厂的入局投资,可能现在还只能处在百万级别的内测阶段。

4.变现难题。这种搜索引擎的主要来源就在于广告费用,但是ChatGPT的留存仍是疑问,作为一个尚不清楚能否真正商业化的应用来说,ChatGPT有多赚钱还存在疑问。

当然,出海的朋友对商业也十分敏感,头三个问题其实并不是啥问题,因为它们都可以用【钱】来解决。

所以另一个旧世大厂——微软入局,计划以100亿美元收购其49%股权,并将ChatGPT技术整合到其Word、PowerPoint、Outlook、Bing必应搜索等软件产品中,以更好对抗Google。

既然大厂入局,财力充足,那最后的商业化ChatGPT该如何面对呢?

03是烟花还是曙光,还得看发光多久

2023的核心是要搞钱,不光你这么想,全球的人都这么想。当然,最急的还是投入最多的人。

微软火急火燎的测试了集成ChatGPT-4的新版 Bing。新版 Bing 最有特色的是将搜索栏改成了聊天框,让用户更有兴趣和对方持续性聊天,而非简单的查阅内容。

当然,这只是微软想要OpenAI商业化三步走中的一步。另一步将打开To B的大门,通过Azure OpenAI的服务,让企业更好的找准方向和解决难题,提供企业级的搜索库。

而最大影响的便是第3步,而且这一步也已经开始落地——To C的落地。

2月1日,OpenAI官方发文称将推出ChatGPT的试点订阅计划ChatGPT Plus,定价每月20美元,付费版可以享受到高峰时段免排队、快速响应以及优先获得新功能和改进等增值服务。回顾来看,也许当微软在看到ChatGPT时,就已经想好了上百种方法来打造一个航母级的下一代搜索引擎,而OpenAI要做的,就是将前三个挑战的成本降到最低,并讲好下一个故事。

大厂割据之下,群雄并起。互联网的乱世硝烟可能随着全球前三极的竞争而引发更多的变局,我们已经看到类似【反ChatGPT】、【AI作画】、【AI游戏】的产品吃到了AI增长的红利,未来可能有更多的【AI视频剪辑】、【AI配对社交】等产品登上全球应用市场的榜首。

所以,想要达成2023搞钱的目标,也许AI这条捷径现在奔赴尚不算迟。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扬帆出海;大数跨境经授权转载

发表评论